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秋的网易博客(主博)

2009全国中老年“十佳提名”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闲赋在家,每天上上网、看看书、读读报、做点饭,偶尔再写点东西、散散步的无所事事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桑干河 我心中的河  

2007-11-19 20:05:3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桑干河古称漯水、主源恢河发源于宁武管涔山,北源元子河发源于左云县杏子堡村,两源在朔州市朔城区二十里堡汇合后始称桑干河。桑干河由西南向东北流经朔州市的朔城区、山阴县、应县和怀仁县后汇入永定河,是朔州市境内最大的河流,境内河长183.2公里,河床宽200米,流域面积7690平方公里,是朔州人民名副其实的“母亲河”。
       八月中秋,我来到了桑干河上游恢河岸边的南泉村。站在村外越河而过的铁路桥上,我看到宽大的河床里是一望无际的高梁、玉米,连水的影子都没有。当地的老乡谈,三十多年前这儿可不一样,每到连雨天,百余米宽的河水时时会泛起丈多高的浪头,冲毁两岸的田地。是啊,这河水滋润着两岸的良田,养育着两岸的人民,也时时会由于洪灾给两岸人民带来灾难。老乡无可奈何的说,现在不发水了,可水也没有了。河里流的都是污染的工业和生活废水,直到东榆林水库进入山阴县境内,桑干河的水才多起来。
      尽管见到了河没看见水,我还是十分激动,因为我终于圆了自己的梦——见到了这条在我心中流淌了半个多世纪的心中的河。
       五十多年前,当我还在孩提时代时,读过的第一本长篇小说是丁玲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就是这部曾经荣获斯大林文学奖金二等奖的鸿篇巨著,为我以后走上文学创作道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半个世纪以来,丁玲笔下那农村土改斗争中错综复杂的阶级关系和社会关系,农民觉醒过程中的曲折性和土地改革的艰巨性,犹如一幅幅浓墨重彩的历史画卷,时时萦绕在我的心头。至使我在“文化大革命”后期写出的一批短篇小说中,在特殊时期的东北农村,构筑出一对对政治与生存的矛盾,尽管那“政治”是“荒唐岁月”中的“荒唐政治”。在《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丁玲笔下那沉着老练的党支部书记张裕民、朴实憨厚的农会主席程仁、刚正不阿的民兵队长张正国、细心谨慎的妇联主任董桂花、泼辣能干的女羊倌周月英……,都给我以后在文学创作中人物的塑造树立了样板。
       我生活在东北辽西一座曾是“三燕故都”,被称为“第一只鸟飞起”的地方,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然而,那里的农民还没有摆脱千百年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贫穷的困惑,可他们世代与命运抗争,试图走出大山讴歌,写他们的痛苦、他们的欢乐、他们的犹豫、他们的坚韧、他们那不屈服于命运的“抗争”……。
       半个世纪过去了,步入花甲之年的我由东北的辽西来到了三晋的朔州,当我知道桑干河是朔州境内最大的河流时,孩提的憧憬使我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如愿以偿的来到了桑干河边。但愿有一天,随着污染的治理和生态环境的改变,桑干河会重新露出“母亲”的笑脸,在朔州的大地上轻轻地流淌。
       桑干河,我心中的河。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