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秋的网易博客(主博)

2009全国中老年“十佳提名”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闲赋在家,每天上上网、看看书、读读报、做点饭,偶尔再写点东西、散散步的无所事事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自传3)童年的环境和生活  

2007-12-15 09:27:55|  分类: 我的自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自传<为了纪念的纪念>第一卷中的一节 (3)

 

仕仁沟,是一条长达二三百米喧嚣而繁闹的街道,住着四五十户人家。我的家,就在中部靠南的一个狭长的院子里。五间正房的南三间,是每天早上起来炸油条和丸子后,出去推车叫卖的赵大伯全家;北两间是在溪湖商场烧水、扫地的刘大爷老夫妻俩。而五间西厢房的南两间,寡居的二舅母拖着病弱的身子躺在炕上呻吟着,十五六岁的表哥每天忙忙碌碌的跑到二电厂去上班,回家后还得烧火做饭,常常弄得满屋子是烟,我的伯父和伯母就寄居在他们的外间。靠北的三间房,我家和刘大伯两家共用一个厨房,刘大伯每天顶着星星就起来蒸包子、馒头、花卷和豆包,天一亮就挑着挑儿到柳塘矿区去叫卖。只有我的父亲在煤铁公司当工人,我的伯父在彩屯煤矿当矿工。

院子的南面有一堵矮墙,墙外是一条龌龊的小河,我们就隔着墙往河里倒垃圾和污水。院北有一个木头大门,门外是一条坑洼不平的石子路,载重汽车每天鸣着尖利的喇叭声从路上颠波而过。道北的院子,是王家开的豆腐作坊。再往沟外,有一座白色洋灰抹面的小洋楼,上面凸起一个斑驳的红十字和褪了色的“仕仁医院”四个红字。

我们西厢房住着的四家,二舅母年老多病,每天呻吟不止,刘大伯和我的伯父都是快到四十岁的人了,无儿无女,父母也是在将近三十岁的时侯才有了我,加上对面正房的刘老夫妇,对我这个全院子唯一的小孩子自然爱怜得很。母亲生我之后就病了,而我的幼小的身体也不是十分的健壮,在父母、亲戚和邻居们的溺爱之下,从小的我,就开使过着娇嫩的生活。

三岁了,刘家大伯有了我的瑞琴妹妹;

四岁了,妈妈又有了我的莉妹;

五岁时,刘老夫妇又把他们的外孙女亚贤接了来,小小的院子开始热闹起来。我的炕上,也堆积起了一样样的玩具:积木、飞机、汽车、小手枪……。

童年的我,有着一个特别的偏爱,那就是把表哥用过的带图的残缺的课本,和我所能收集到的从废报纸上剪下来的图片、废香烟盒、旧邮票等都夹在刘大伯送给我的一个大帐簿中,珍藏在父母指定给我使用的一个抽屉中。我在当时为什么会那样做,一直到现在还是一个谜,我真的不知道童心的我当时想的都是些什么。

当大人们发现了我的这个特别爱好后,表哥开始到书店给我买小人书,接着爸爸和伯父也给我买。我的简单的脑子里,开始溢满了那些骑马挥刀的大将、济人贫危的仙女、仗义疏财的侠客……。那骑着瘦驴和风车博斗的武士,那挥着铁棒纵横天下的猴王,都在迷离和颠波着我幼小的神经。

在记忆中我的童年,充满了欢乐,充满了爱,大人们对我的要求百依百顺,无不答应。父亲和伯父,哥俩只有我一个孩子,加上刘家伯父只有一个女儿,对门的刘大爷也仅有一个外孙女,对于我,他们的偏爱,造成了我任性而乖张的性情。

从我刚刚学会迈步的第一天起,刘大伯每天送给我一个包子或豆包,赵大伯每天送给我两根油条,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不管冰雪风雨从不间断。记得一直到我都上学了,他们还把我当做小孩子似的。

但幼小的我,在父母和亲邻的溺爱下只知道温暖与舒适的我,在童年的心灵中,也并非没受到过创痛。每天晚上,当我躺在炕上快要入睡时,隔壁病中二舅妈那一声声喑哑而苦痛的呻吟就直刺我的神经,我用手捂起了耳朵也无济与事。这时,我只有求助于母亲了,只有在她的怀中,只有在她的爱抚下,我才能得到暂时的安宁,静静的闭上眼睛而睡去。但睡中的我,也时常在梦中被二舅妈的呻吟而惊起,出一身冷汗。

二舅妈死了,装到棺材里被埋到了深深的黄土中。再也看不到她那病弱苍老的面庞,再也听不到她那喑哑苦痛的呻吟了,但幼稚而单纯的我又时常的为她感到悲哀和难过。我不明白,人为什么会死呢?难到真的会象小人书上说的那样判官执笔、小鬼催命的去赴那地狱的深渊吗?

二舅妈死后,表哥搬到我们家一起来过,伯父就租占了他的房间。

伯母年龄大了,渴望得到一个儿子。

一天的下午,伯父从医院抱回一个胖胖的可爱的小男孩,这就是我的小堂弟元灰。遗撼呀,不到三个月,他也离开了人世。父亲在屋里用一张床单遮住了我的脸,母亲在劝慰抽泣着的伯母,伯父和表哥抱走了僵硬了的堂弟。

万能的上帝呀,二舅妈的离世是年老寿尽,那我的小堂弟又为什么也得去赴那地狱的深渊呢?我真恨我没有大闹天空的孙猴王的本领,否则,我一定去闯那冥明九界,为我那无辜的小堂弟伸冤。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