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秋的网易博客(主博)

2009全国中老年“十佳提名”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闲赋在家,每天上上网、看看书、读读报、做点饭,偶尔再写点东西、散散步的无所事事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长篇小说<欲望>连载 第二章  

2008-01-14 08:46:59|  分类: 长篇小说<欲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苍凌镇离县城50公里。一条从境内通过的省城通往北京的干线公路和一座每天有3对旅客列车停车的火车站使这里显得比其它乡镇繁华。站前有一条2公里长的商业街,各类店铺林立。有些店铺已将前几年就流行的大遮阳换成了大灯箱。每到夜晚,灯光闪烁,还真有点小城市的味道。

苍凌镇又是全县最大的乡镇,有24个村,近4万人口,农业、工业和商业都很发达。当然,这发达是相对而言。和全县其它乡镇比,它的全镇人均年收入是1800元,比全县的平均线1650元高出150元,而且几乎没有“水份”。要和发达地区比,那就不成比例了。要不,省里的权威人士怎么会称苍凌镇所在的凌南县是“经济欠发达地区”呢。

丁铁到苍凌当镇长,已经是第3个年头了。

3年来,他确实脚踏实地的干了不少好事。在农业上,完善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引进了烟麦套种和蔬菜制种,使全镇的农业生产由传统的种植型开始向科技含量高的集约型、多元化、效益型转化。在工业上,他和穆书记一起制定了变镇办集体企业为集体、个体双轨运行,采取适当让利绝不让税,变利润分成为上打租租赁等政策,使一批关、停企业重新运转。在商业上,筹划的2公里长的商业一条街为苍凌的繁荣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因此,他也想当然的成了“县劳动模范、优秀共产党员。”

但丁铁的“雄心壮志”绝不在此。他今年已经45岁了,再当3年镇党委书记,做出一些业绩来,在50岁之前一定要登上副县长的宝座。

3年前,当他脱下穿了几十年的警服来到苍凌后,确实处处不习惯。18岁当兵,到30岁才熬上个副营职,转业到公安队伍后,到42岁仍然是派出所的指导员,跟军队级别一套也就是个连长。他不甘心。他曾无数次的暗示过老岳父,他想到基层去锻炼,想到政府机关去工作。

那年凌南县召开政法工作会议。市公安局曲副局长对县长马本刚说:“我姑爷40多岁了,一直在部队和公安机关工作,想下到基层去锻炼锻炼,你看看能不能在哪个乡镇安排个政法副书记干干?”

马本刚是外地人,文革中大学毕业分配到曲副局长老家的那个村,他们就自然的成了老乡。他说:“好哇,哪天让他来找我,我和他谈谈。”

曲副局长又说:“我知道这事儿难度挺大,你这儿只管接收就行。至于公安局、人事局和组织部门,让他自己去疏通。”

当马本刚在办公室中见到高大壮实又肯动脑筋的丁铁时,着实喜欢起来。尽管自己仅比他大5岁,可丁铁对凌南县如何摆脱贫困及经济腾飞的一些想法,竟是那样的和他这个县长的想法不谋而合。

铁果然神通广大。一个月的时间,也许是倚仗点岳父的面子,也许是安静给他的2万元钱发挥了作用,反正是他把调令拿到县委组织部时,距和马县长谈话还不到一个月时间。

丁铁没有当政法副书记,而是被派到全县最大的苍凌镇当代镇长。第二年春天镇里召开过人代会后就成了名副其实的镇长。

30多平方米的大办公室里间是宿舍,席梦丝垫子的单人床,18寸彩色遥控电视机,可这些都顶不了女人。妻子住在城里有自己的工作,尤其是女儿丁倩倩进了县城的重点小学离不开妈妈的照顾。除进城开会外,丁铁始终坚持每月回一次家,也就休个大礼拜。

丁铁迷恋女人,可他信奉“兔子不吃窝边草”的信条,镇机关大院里的女人有10来个,从团委书记、妇联主任到广播员、报道员和计划生育干部,有姿色、有学历,对丁铁打心眼里崇拜的也有几个。可丁铁在她们面前,绝对是一派长者风范和领导派头。

初秋的一天,镇里召开计划生育表彰会,和各村的书记、主任喝了几杯酒,丁铁感到头有点发晕,就提前回到了办公室。

“丁镇长,今天晚上在您这儿看电视《篱笆女人和狗》好吗?”镇妇联主任贺巧珍走了进来。贺巧珍快30岁了,丈夫在部队当兵,她领着7岁的女儿住在离镇政府10多里地的公婆家。

“今晚不回家了?”丁铁反问。

“不回去了”,贺巧珍回答后又补充道,“和报道员小王住在一起。”

也许是由于酒精的作用,贺巧珍双颊红扑扑的,一双晶莹透彻的眼睛眨巴眨巴的望着丁铁,在等待着他的答复。

丁铁的心往下一沉,立刻又漂浮上来。他满脸堆笑的说:“好哇,叫上小王,我陪你们一同到会议室去看。”

那晚上,贺巧珍没有看《篱芭女人和狗》,丁铁也仅仅看了一个开头。

又有几次,贺巧珍借故来到丁铁的办公室,都被丁铁不动声色的以种种恰如其分的理由拒绝了。

在镇政府机关,女同志一致认为丁镇长是个胸襟袒白、作风正派的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洪浩。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在家休假的丁铁和女儿丁倩倩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帮女儿设计着学校老师布置的《红领巾报》刊头。妻子曲秀英扎着小白围裙在厨房里忙着摘菜、洗鱼。

电话铃响了,是县公安局韩副局长打来的。

“丁大镇长,忙什么?帮女儿当编辑,编小报?算了吧,就你那两下子能编出个什么水平来?好了,我请客,请马上到悦宾楼。什么,都有谁?管那么多干啥,都是老朋友,我再给你介绍个新朋友。”没等丁铁答话,对方就“咔”的一声挂了电话。

“谁来的电话?”妻子从厨房走出来问。

“公安局的韩局长,说请我吃饭。”

“那你就去吧,离开公安机关一年多了,别把关系搞得太生疏了。”妻子理解似的对他说。

当丁铁坐出租车赶到悦宾楼时,韩副局长正在酒店大厅红色地毯上踱着步,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一见丁铁,立刻把他拉进了一个包房。

包房里还有1男3女。

男的是天龙物资公司的高总经理,女的一个是见过面的高总的秘书,一个是经常同韩副局长在一起的天娇美容中心的老板,另一个没见过面。

韩副局长和丁铁一进屋,屋里的人都站了起来。韩副局长热情的说:“介绍一下,这位你不认识的女士姓洪,叫洪浩。电影《红色娘子军》中党代表洪常青的洪,浩大的浩。”他又一指丁铁对洪浩说:“这就是我向你推荐的丁大镇长,丁铁。”

丁铁伸出手去,和洪浩轻轻的握了一下,当双方的眼光碰到一起时,都征住了。

他们曾经相识。

那是十四年前,他从部队转业前夕到营教导员家去告别,洪浩正在那里。

“这是我小姨子,叫洪浩,一个男人的名字,高中毕业了没工作,暂时给我看看小孩。”营教导员对丁铁说。洪浩这个男人的名字就深深的印在了丁铁的脑海里。

那时的洪浩也就20来岁,比现在瘦弱苗条,一根齐腰长的大辫子甩在脑后,不很大却很有神的一双眼睛,小巧的鼻子,害羞的样子都给丁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你姐夫现在怎么样了?”丁铁问。

没等洪浩回答,韩副局长就欢呼起来:“怎么,你们认识?”

“岂止是认识,肯定比你们认识的早。我认识她时,她还是个小姑娘呢”。丁铁笑着坐到了洪浩的身边。

“认识就更好办了。丁大镇长,你们不是正在搞招商引资吗?这回洪浩就投到你的门下了,既能招来商引来资给你添了光,又能老朋友相聚互相有个照应,这不是一举两得吗?”韩副局长还是办事干净利落开门见山的一副老样子。

酒桌上,韩副局长、高总经理和丁铁再三核计,初步计划把镇农机管理站那个空闲着的十二间大瓦房租给洪浩,400多平方米的房屋,还有一个能停几十辆车的院子,洪浩投资20万元进行装修改造,建一座全镇最豪华、最高档的酒店。

“至于租金和各种减免税手续,我还得和穆书记商量一下。”丁铁慎重的对韩副局长说。

“这我就不管了,你们是老朋友,你们就看着办吧。我们今天的任务就是一醉方休。”

一醉方休。他们几个确实都喝多了。

在舞厅柔和的音乐和暗淡的灯光中,丁铁搂着洪浩边跳边唠。

营教导员早就转业了。她离开姐姐家后当上了国营商店的售货员。结婚了,丈夫是一个跑长途的个体司机。有个儿子,今年都八岁了。商店亏损,她干上了个体,卖化妆品,卖服装,还卖过违法的黄色音像制品。赚了几个钱。丈夫在外面找了小姘,离婚了,她领着儿子自己过。

断断续续,丁铁已经知道了洪浩的简单经历。

洪浩把头依在了丁铁的肩上说:“丁哥,以后我就全靠你了,你要我这个妹妹吗?”

“要,要,怎么能不要呢。”丁铁一边回答,一边在洪浩的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两下。

临分别时,洪浩说:“丁哥,请把BP机号留给我,有事我好呼你。”

丁铁一脸尴尬的说:“我没有呼机。”

洪浩打开蛇皮手提小兜,拿出一个BP机说:“这是一个没启用的省网汉字显示BP机,先拿给你用吧,是吉祥号码,6868。”

丁铁刚想推辞,一看洪浩的眼神,就默默的收下了。

回到家里,已经是深夜11点了。

丁铁的头有些发热,唇边还留有洪浩那高档香水的余香。他看了一眼躺在身边的妻子,心里涌上一股内疚,尽管妻子脾气暴躁一点,但在家里还是满温柔的。他一把搂过妻子,在她的嘴上用力的吻着。妻子醒了,用双臂反搂住他,呐呐地说:“快睡觉吧,明天还得上班呢。”

到镇政府机关3年多的时间里,丁铁自离开和安静温馨的爱巢后,除了洪浩,他没有亲近过任何女人。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我怎么改邪归正了呢?”

 

辛副县长、刘副主任、司机小王、丁铁镇长、殴阳天龙副镇长、工商所白跃所长等人涌进“梦情缘”时,中午吃饭的高峰已过,是下午2点多钟。

洪浩忙得不亦乐乎。她安排安静陪辛副县长、任兰陪刘副主任、林娜陪司机小王、丁铁又叫来巩珍和晓萍,让她俩陪欧阳副镇长和白所长,自己跳起了光杆舞。

一行十一人依次入席,斟上了酒,辛盛发现了问题,他指着丁铁问:“你的伙伴呢?”

丁铁笑着摆了摆手说:“我今天的任务就是为领导和同志们服好务,大家吃好、喝好、玩好我就高兴了。”

“不行,不行,”辛盛连连摆手说,“你要是不找舞伴,那我们就都不找了。”

安静在边上拉过了辛副县长的手,指着丁铁说:“你就别担心了,他有舞伴。在我们梦情缘,哪个小姐敢陪丁大镇长?那还不等着老板娘赏给我们一道好菜‘炒尤鱼’”。

辛盛不解地看着丁铁,丁铁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正在这时,洪浩走了进来,冲辛盛说:“辛县长,今天不巧的很,本店小姐有几位请假外出,不够用了。至于丁镇长吗,一会儿由我这个‘老姐’陪他跳跳舞,总可以了吗?”

大家这才纷纷坐下。

酒至半酣,刘副主任隔着任兰捅了丁铁一下,问:“最近,和马县长通电话了吗?”

县长马本刚到省委党校去学习,这对丁铁的这次提升极为不利。全县局级以上干部几乎都知道,丁铁是马本刚的人。县委书记牛大川对丁铁就不怎么赏识。

县委书记牛大川和县长马本刚不和,在凌南县已不是什么秘密。牛大川和马本刚是农大校友,牛大川比马本刚高三届。他们俩虽然老家都不在凌南,可毕业后都被分配到凌南,而且都是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的。

“牛马合群”,而凌南的这一牛一马偏偏不和,闹得县委和政府两个办公室的关系也挺紧张,好多中层干部都无所适从。要说他们的分歧,还要从改革开放后的这几年说起。

他们俩人的性格和作法恰恰和他们的姓氏相反。秘书出身的牛大川步步紧跟省、市各级领导,注重数字和各种报表,不管哪摊工作,他都能总结出一个ABC和一二三四来。在台上讲话,用不着稿子讲上三四个钟头,不但没有一点重复的地方和一句废话,而且逻辑严谨,条理清晰。他善于向上级汇报,也善于向下级演讲,更善于对外宣传。凌南县是革命老区,原先被计划经济的枷锁捆绑的紧紧的,乍一走向商品经济,人们还不甚习惯,放不开手脚,习惯于听从上级的指令。因此,凌南县近70万人口还处于从贫困走向温饱的十字路口。在全省各县区都纷纷脱贫奔小康的改革大潮中,牛书记坐不住了。去年年末,当他看到县统计局局长拿来的全县农村年人均收入1450元的数字时,大动肝火。他下令统计局会同县农委、农业局等有关部门,要逐乡逐村逐户的重新核实,一定要把数字搞“准”。

什么叫“准”,怎样才能“准”?被派下去的干部心领神会。20天后,当统计局长当面向牛书记检讨,说前段工作失误,全县农村年人均收入应该是1650元时,牛大川才露出了笑脸。20天时间,全县人均收入上来了200元,全县70万人口的纯收入就上来了1.4亿元,这简直有点天方夜谭,马本刚不服,和牛大川一直闹到了市委。没想到的是,市委班子正为全市7个县区唯有凌南没有脱贫而冥思苦想之际,牛大川人均收入1650元的信息使领导们眼前一亮。1650元,距市里规定的脱贫线1600元还高出了50元,这真是及时雨,要不然,怎么向省委和省政府汇报呢?

市委的领导开始做马本刚的工作,让他“向前看”,让他“顾全大局”,让他“要看到形势一片大好”……。

凌南县脱贫了,马本刚拿到了5千元奖金,而县财政,一年将失去几百万元的省市财政补贴。

马本刚难呀,县政府和县委虽然分设两个财会科,但整个经费和资金都通过县财政局调拨,马本刚主管全县的“钱”。全县70万人口要吃饭,县委、县政府千多名干部要开支,47个乡镇除苍凌镇几个少数乡镇外,大部分还指望县财政的补贴,近万名教师的工资……

从早到晚,马本刚走到哪里,哪里都有人跟他要“钱”,而县财政一直是呈赤字运转。你说,纵然马本刚有三头六臂,他又如何应付呢?

俗话说:“债多不愁,虱子多不咬”,马本刚终日在“钱”中挣扎。中央财政部有他的同学,省财政厅有他的老乡,而他更多的同学都分布在全省各市县,并且是富裕地区,还掌握着一定的实权。他找上边要,找同学借,总算没欠下干部和教师的工资。

“输血不如造血”,他感到,要想让凌南彻底摆脱贫困走向富裕,唯一的出路就是把全县的工农业生产搞上去,把乡镇企业和私营个体企业搞好搞活。而丁铁的某些看法不仅和他相同,并且强调要发展高科技产业,走集约化、多元化、效益化的发展之路。这就是他下决心把丁铁派到全县最大的也是最好的镇去当镇长的主要原因。

丁铁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到苍凌不到3年,就使全镇农村的纯人均收入达到了没有一点儿水分的1800元。苍凌镇的穆书记要调到市农业局当副局长的信息他早就知道,他本想趁这个机会让丁铁接任苍凌镇党委书记,再搞出点成绩来,可省委组织部一纸通知让他进了省委党校,而且是脱产学习半年。他知道,他的这次学习和牛书记的“推荐”有关,可他斗不过牛书记。他最不善长的就是政治上的角斗和处理纷繁复杂的人事关系了。

在学习期间,他没有给丁铁打电话。

“刘主任,最近马县长和你通电话了吗?”丁铁没有正面回答刘少军,而是反问道。

“前天晚上,马县长来了一个电话”,刘少军站起来和任兰换了一下座位,继续说,“马县长在电话里嘱咐我和你说一声,这次千万要沉住气,不要活动。不过丁老兄请放心,有德高望重的辛县长,我哥哥那也好说,估计牛书记不会不同意安排你。这段时间你可千万要稳住自己,搞好当前的中心工作,不要在任何方面出现漏洞,绝不能让那些反对你的人抓住什么把炳。”

“这你就放心吧”。丁铁举起酒杯和刘少军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在去卫生间相遇的时候,任兰把丁铁和刘少军的悄悄话如实的转告给了安静。

在舞厅轻柔的音乐声中,安静把头轻轻地伏在辛盛的肩上,问:“听说丁铁要当书记了,这是真的吗?”

辛盛低头看了看安静红艳艳的脸,双手搂紧了她的腰,回答说:“当书记算什么,我快退休了,我这个副县长的位置早就给丁铁预备好了。”

安静嫣然一笑,一个主意迅速在心里形成了。

 

 

 

 

 

 

 

 

 

 

  评论这张
 
阅读(405)|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