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秋的网易博客(主博)

2009全国中老年“十佳提名”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闲赋在家,每天上上网、看看书、读读报、做点饭,偶尔再写点东西、散散步的无所事事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长篇小说<欲望>连载 第四章(下)  

2008-01-31 08:47:20|  分类: 长篇小说<欲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静和任兰住进大厦宾馆802房间已经两天了。

两天来,安静一直是在一种莫名其妙的亢奋和莫名其妙的期待中度过的。

自从3年前丁铁离她而去后,她一下子变得成熟了,性格也由内向变得外向。她还是那么漂亮,那么迷人,可她的语言却学得尖刻起来。她讨厌一切男人,认为世上的男人都是寻花问柳、追蝇逐臭之辈,世界上从没有过真正的爱情。爱情,那都是那些无聊的文人作家在无聊中的胡编乱造和胡言乱语。闲着无事时她也曾看过几本琼瑶、岑凯伦的言情小说,可她不相信书中所描写的一切。她为自己同性别的人编造出的这些令不懂事的少男少女流泪的故事而感到莫大的悲哀。她认为作者不是欺世盗名就是患了精神病,一种不可救药的精神病。

她讨厌男人,可她却拉着任兰干起了餐饮业服务小姐的行当。她不缺钱,她那双没有爱情的父母给她留下的遗产和丁铁付给她的2万元利息,按现时的物价水平够她花个10年20年的了。她只想报复男人,对她甜言蜜语,甚至都可以用舌头为她舔脚的那些和她上过床的男人几乎都领教过她的厉害。对那些对她垂涎欲滴又信誓旦旦的男人,她决没有第二次,一次就够了。那些男人在她花样百出的恶作剧中有多少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她从来不和那些未婚的毛头小伙子结触)。每当她完成了一次恶作剧,都会亢奋几天。任兰多次劝她:“安姐,别这样干了。要不咱俩也开一个酒店或者什么公司的,当当做老板的滋味;要不咱们就选一个合适的主儿,安心居家过子。”                                                                                                                                          任兰的话,她听不进去。可自打她碰到了栾兵,不仅破了从来不陪和不理睬未婚小伙子的例,而且还陷入到感情的旋窝之中。她对任兰说:“好妹妹,丁铁是我捉弄的最后一个男人。我找了他几年,容忍了他几年。他这是恶有恶报、罪有应得呀。等两天有了结果,我们再核计下一步怎么办。你就是当不上老板或经理,我也会给你一笔足够的钱,让你找个好婆家,光光彩彩,体体面面的嫁出去。”

任兰红着脸摇了摇头说:“安姐,你都说了些什么呀。你不给我找个姐夫,我决不出嫁。我要和你厮守一辈子。”

快到中午了,安静给辛盛打了个电话,约他晚上来吃饭。

任兰问:“安姐,你老找那个老头子干什么呀,莫不是你也爱上了他?”

安静笑而不答。辛盛对她来说,只不过是她惩治丁铁的一个工具和下一步行动中的一个重要的砝码。她才不爱他呢,至今辛盛也没得到过她。

 她转而对任兰说:“兰妹,我看你和刘少军挺般配。人家25岁就当上了县政府的主任,有才有学。你跟了他可谓是郎才女貌了。怎么,有没有心思,有心思我让辛盛做你们的大红煤。”

“人家是堂堂正正的政府官员,怎么会找我这个酒店的服务小姐?”

 听到这里,安静娥眉倒竖,气忿地说:“怎么,服务小姐又怎么了?服务小姐难道就不是人?别看他们那些政府官员往人前一站,人模狗样的假正经,扒光衣服还没有我们干净呢。”

 任兰低下了头,眼中涌出了两滴晶莹的泪花。

 安静从任兰的谈吐和表情中,已看出了她的心事,忙安慰她说:“别难过了,不要看低自己。站起来和他们一样高,躺下去和他们一样齐。只有自己不轻视自己、不作践自己,才能以平等的身份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你如果真的对刘少军有意思,我真的想帮帮你。”

“安姐,你都说了些啥呀?”任兰攥起一双小拳头擂打着安静,脸上破涕为笑了。

这时,门上传来了叩击声。

洪浩急匆匆地闯了进来。

“哎哟,看你们姐俩高兴的,有什么喜事的。”

安静指了指任兰,对洪浩说:“可不是喜事么,兰小姐要请我们喝喜酒了。”

3个人闹了一会儿,洪浩言归正转:“安静,你们俩跟我回去吧。你们到梦情缘2个来月了,洪姐对你们怎么样?”

洪浩对安静和任兰,确实没什么说的,无论是吃的、住的都照顾得周周道道。可安静清楚地知道,洪老板挽留她俩,绝不是姐妹感情,而是为了继续把她俩当成摇钱树。原先梦情缘有3个服务小姐,晓萍、林娜和巩珍,她俩去后全镇都知道了梦情缘有5朵花。这5朵花给洪浩带来了滚滚的财源,使酒店座无虚席。

“洪姐,我们会回去的。不过这几天不行,还有些急需办的事。”

安静的回答不能使洪浩满意,她追问:“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谢谢洪姐,我们自己会办的。”

洪浩正想告辞,又突然想起一件事,对安静说:“昨天夜里辛县长打传呼找到我,先问丁铁、后问你,你说这事儿怪不怪?”

“找丁铁?那怎么不往镇里或他家里打电话,找你有什么用。”

“昨天半夜丁铁和他老婆打起来了,丁铁跑了,辛县长怀疑跑到咱们酒店才传的我。没想到我在城里,我哪看到什么丁铁呀。”

这消息正在安静的意料之中。他轻轻地吁了口气,问:“那他找我干什么?”

洪浩用指头往安静头上一点,说:“你没看出来吗?辛县长看中你了,他怕丁铁从家里跑出来和他抢呢。”

安静站起来要打洪浩,洪浩笑着跑出门,探进头来说:“安静,任兰,你们俩可快点回苍凌呀,要不洪姐可想死你们了。”说完就从外面关上门,走了。

晚上5点30分,辛盛准时来到了802房间,任兰早已知趣的不知跑到那儿去玩了。

辛盛坐到了安静的身边,就势抓起了她的一只手。

安静没有拒绝,任他抚摸着。

“辛盛,刚才听洪姐说丁大镇长夫妻闹起了矛盾,告到了你那里,有这回事么?”

“有这回事。不知什么原因,丁铁这小子半夜从家里跑了,他老婆打电话告他打了自己。不过,事情已经解决了,他们夫妻也和好了。”

“有这么快?”

“今天早上刘主任和他老婆一起去了苍凌,上午刘主任回电话说他们夫妻已言归于好。”

“他们还在苍凌?”

“上午已经回来了。明天省农业厅的领导来凌南检查工作,安排在苍凌开个现场会。在省里学习的马县长也一起回来。”

“什么现场会?”

“丁铁这小子搞经济确实有一套。去年,他在小西沟搞了10亩烟麦套种试验。当年收烟叶2300公斤,小麦4600公斤,实现产值3万元,扣出投入的3千元,亩纯收入达到2700元。他给县政府和市政府分别打了报告,题目就是小麦套种旱烟,亩产超过二千。今年,他采取一户带四邻、四邻带一村、一村带全镇的作法,全镇发展烟麦套种8000亩,可创产值2200万。市里把这个材料报到省里,省里十分重视,认为这是一条贫困地区致富的捷径。这次来开现场会,马县长也回来了,对丁铁的提拔十分有力,可能还会给我县争取来一笔科技扶贫资金。”

辛盛有个特点,不管对象是谁,一谈起他主抓的农业来,就滔滔不绝。

安静对他说的什么旱烟、小麦不感兴趣,她感兴趣的是明天的现场会。原因有二:一是她的恶作剧没奏效,丁铁夫妻言归于好了。二是会开好了,丁铁将再一次提升。

“辛盛,丁铁的做法这么好,怎么不在全县推广?好让凌南的老百姓托丁铁的福一下子都走上致富路。”

辛盛略一沉思。他想,安静是一个外来的服务小姐,她懂什么。看来安静的确好象对丁铁有什么看法,出于一种讨好的心理,接着说:“其实,这烟麦套种确实比大田收入高,可丁铁所报的数字也不能没有水份。前年他在小西沟搞的10亩试验田,只有2亩达到了他说的产量。这事可千万不能说呀,要是让马县长知道了,丁铁的乌纱帽怕保不住了。”

“谁稀罕管你们那破事。不过,小西沟的试验结果就没人知道?”

“除了村党支部书记杜福,谁敢管这事儿。”

“杜福,哪个杜福,不就是那个三十六七岁,黝黑的小个子吗?”

“怎么,你认识他?”

“不认识,他在梦情缘吃过饭,听洪浩说好象是小西沟的书记。”

安静做出不屑一听的姿态,说:“辛盛,咱们不谈这个了。我问你,刘主任对任兰的印象怎么样?”

“怎么,你要当红媒吗?”

“有这个意思。”

“别忘了任兰是服务小姐。”

安静的火一下子又窜了上来:“服务小姐就不是人吗?我还是服务小姐呢,你怎么来找我。告诉你,任兰干净着呢,她不象我,没跟任何男人上过床。”

辛盛一愣,马上反应过来,问:“这么说你跟别的男人上过床了?”

安静的杏核眼瞪圆了,说:“上过又怎么样,你有权力管吗?”

辛盛一看安静这架势,马上又软了下来,说:“你看你,动不动就发火。告诉你,刘少军确实对任兰有意思,哪天我找他透露透露,咱们再商量好吗?”

安静的态度也和缓下来,她把头靠在辛盛的肩上说:“这还差不离。”

这时,任兰敲门进来招呼他俩去吃饭,晚饭已安排好了。

同时,一个新的报复计划也在安静的心中形成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