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秋的网易博客(主博)

2009全国中老年“十佳提名”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闲赋在家,每天上上网、看看书、读读报、做点饭,偶尔再写点东西、散散步的无所事事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长篇小说<欲望>连载 第八章(上)  

2008-02-14 00:07:32|  分类: 长篇小说<欲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苍凌镇的商业一条街,是凌南最繁华的地段。一到夜晚,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彩灯和明亮的大灯箱,把这个小镇装扮得很有小城市的味道。酒店、歌厅、游戏厅、各种批发部、五花八门的公司,直到晚上10点多钟还不歇业。尤其是9点50分的一趟旅客列车到站,镇招待所和几家小旅馆的服务员手持木牌强拉硬拽的在招引客人。昼夜服务的餐厅门前坐着一两个年轻美貌的小姐,使路过的外地人刚一驻足就不得不走进来。

 其实,这只是外表的繁华,3年前,当这70多个业主在苍凌招商的优惠政策诱惑下,先交一至二万元的定金租到门市房或楼房后,才感到前景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好,这里虽然有一条国道和一个铁路,但流动人口毕竟有数,而本地人消费水平又不高,这儿没形成某种产品的集约地,所以,有的店铺根本挣不了多少钱。第一年免税,第二年减半,到了第三年,也就是挣个房租和税收。可他们骑虎难下,库存的货物,上打租的房租,都使他们无法一下子甩手,只有耐心的等待着经济形势的好转。

 不过,这些业主们还不至于赔钱,因为每周日的大集就能占他们全月收入的60%以上。

 苍凌是凌南的一个重镇,附近几个县、市乃至省城来赶集的人都不少。平均哪个集日都有3万人次以上,年交易额可达1亿元,每个集日的交易额达200万元。

 在整条商业街里经济效益最好的暴发户要数被称为“倒煤王”的兴盛煤炭经销公司的经理王奇。

 王奇30来岁,家住内蒙古地区的一个大煤矿,父亲在矿里掌握着一定的实权,他煤的来源和质量都不成问题。别看王奇年轻,文化程度不高,可他能说会道,做事左右逢源,而且出手大方,用他自己的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丁铁的商业街还在筹建阶段,王奇就在高波的引荐下找到丁铁,第一个交了二万元房屋租赁定金,租下了靠边上的一座二层小楼,小楼被隔成七八个房间,王奇的公司满打满算才5个人,业务员老王和老黄,会计小莉和一个司机。王奇平均每周在公司呆三四天,回到矿上的家里呆三四天,两头跑业务。老王和老黄负责雇车拉煤和押车,小莉就管收钱和转存各种支票了。司机小刘的桑塔纳是王奇的专车,他走到哪里小刘跟到哪里,他俩是莫逆之交的哥们儿。

 公司的一楼正厅是一间大业务室,摆着老王和老黄的两张大办公桌,旁边一间休息室一间仓库。楼上2间是设施豪华的经理室,里间有带洗澡盆的浴室。对面是安着笨重的防盗门的财会室,兼做小莉的宿舍。空着一间放着二张席梦思单人床的房间,供来客时使用。

 此刻,王奇正依在他那老板台前的转椅上,用电子计算机算着帐:今年一共销售出去近一万吨煤,每吨的零售价是145元。从矿里拉的煤每吨70元,他使用的5吨车每次都能拉8-10吨,也就是平均每吨才40元,成本为40万元。减去车费和各种开支35万元,能净剩80万元。现在外面还欠他30多万元货款,到位的已经有50多万元了……

 王奇的嘴发出一丝冷笑,共产党的干部就是好胡弄。贪图个人的小利而让他发公家的大财。

 记得公司刚开张不久,高波打来电话,说丁铁想买一台好一点的彩电,托他帮忙,他把这个美差送给了哥们儿。王奇心领神会。当周末丁铁回到家时,妻子说你买的彩电一个姓王的送来了。丁铁一看,当时的名牌上海产金星21 ,并配有一台录放机,10本录相带,都带有写着丁铁名字的发票,总金额是4750元。丁铁什么也没说,见到王奇时表示,今后有钱了还你。

 不过3天,王奇就和丁铁签定了镇政府冬季用煤2000吨的合同。又通过丁铁,和镇里的几个单位签了合同。

 第二年,当丁铁把邻乡的乡长介绍给王奇,签定了供煤合同后,丁铁收了王奇送给他的一个大信封,里面是8000元现金。丁铁想,你送给我的毕竟是小头,为了当这个镇长,我也没少送礼,就用这笔钱来堵还安静钱的窟窿吧。

 王奇想,明年把业务再发展一倍,争取挣200万元。到那时,我就投资在苍凌建一座全新的企业,把煤炭经销做为副业,也摘去我这个“倒霉(煤)”的帽子。

 这时,小莉走了进来:“王总,任兰打来电话,说要到这儿来见你。”

 “让不让她来呢?”王奇故意逗小莉。

 “我才不管你那些臭事呢,你愿意和谁来往就和谁来往。不过,在这栋楼里你要是敢胡来,我对你可就不客气了。”

 “我的小宝贝,发那么大火干什么?”王奇一把将小莉拉进怀里,在她的脸上放肆的亲吻着,把她的舌头咂得“啪啪”作响。

 小莉在王奇的揉弄下有些不能自制,闭着眼睛搂着王奇的脖子说:“现在就要。亲爱的,我要你……”

 王奇一把推开小莉,在她的脸上又亲了一口说:“宝贝,着什么急?今天晚上,我一定杀你个人仰马翻。现在你马上打电话给任兰,就说我在等她。”

 “我才不给你拉线呢。要打,你不会自己打。”小莉一指王奇老板台上的电话机,推门走了出去。

 王奇打通电话,让任兰过来,任兰非让他到梦情缘去。

 王奇锁了门,蹑手蹑脚的通过小莉的房门,见一点动静也没有,才放开胆子离开了公司。

 任兰正一个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沉思。

 “我都干了些什么呀?”任兰想,勾引完白跃又勾引王奇,真不知安静和栾兵能搞出些什么名堂来。”可是,为了姐们儿意气,任兰还是愿意按安静的指示去办事。

 “王经理,整天守着你的小莉,把哥们儿都忘了吧?”王奇和小莉的风流事在全镇尽人皆知,王奇也不想隐瞒。据说,小莉是王奇老家的一个待业青年,和王奇还有点远亲,管他叫表哥。小莉长得不仅漂亮,而且心灵手巧,自从给王奇管帐后,两本帐清清楚楚。这两本帐,一本是专门给税务等检查机关看的,为的是偷税漏税,一本是真实的记载。小莉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她不爱财。王奇每个月给她800元工资,她每月至少存500元,那300元也大都花在了王奇的身上。对于王奇在外沾花惹草,她的态度是眼不见心不烦。反正也不是我堂堂正正的男人,只要你从心底里喜欢我,不抛弃我,能不在我眼皮底下胡来,也就知足了。基于小莉的这些优点,王奇到苍凌后一直用了她3年,而且合作得十分愉快。

 “怎么,你嫉妒了?”王奇嘻皮笑脸的反问任兰。

 “谈不上嫉妒,因为我们只是一般的朋友。”

 “想进一步发展吗?”

 “那就看你的表现了。”

 “好,今天我就请你吃一顿,菜你随便点,越贵越好。”

 “我可不想把你吃得倾家荡产。好了,两菜一汤,每人一瓶青岛啤酒。我心里烦闷,只想同你唠唠嗑。”

 不一会儿,菜和啤酒都端上了桌。

 任兰举起酒杯:“王经理,为你今年的财运亨通干一杯。”

 王奇举起了杯子:“什么经理,我不过是个个体户而已,以后就叫我王奇吧。”

 “那好吧,王奇。”

 “任兰,心里有什么烦闷事,能说出来让我为你分点忧吗?”

 “怕你也帮不了忙呀。”

 “那倒不一定,要看是什么事了。”

 “丁铁没当上书记,听说他们两口子吵架闹离婚呢。”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怎么会没关系呢?安静姐和洪浩姐为这事闹翻了,安静又另拉山头成立了一个中心。我和她俩关系都那样好,你说我倒底该跟她俩谁干呢?”

 “噢,就为这事呀。我看你她俩谁也不要跟,就跟我干吧。”

 “别瞎扯了,我可怕小莉挠破我的脸皮。对了,我听说丁铁老婆要告他,说他贪污受贿,接受过你送的一台大彩电。”

 “告不了,我连发货票一同给了他”。说完才觉得失了言,问“你听谁说的?”

 “这你就不用管了,反正我是为你好。都说你倒煤发了财,靠的是丁铁,你难道就没给他送过礼?”

 “这都是两个人之间的事,只要我不开口,谁也拿不到证据。这你就放心吧。”

 “那我就放心了。”任兰说完又和王奇干了一杯。

 这时,司机小刘来找王奇,说是矿上王奇的爸爸打来电话,让他今天回家一趟。

 王奇告诉任兰,坐上他的桑塔纳走了。

 任兰回家换了一套衣服,来到了安静的中心。

  她焦急的把录音磁带插入录音机内,往回倒了一段。第一次使用这玩艺,不知操作的是否成功。

 “……告不了,我连发票一起给了他。……这都是两个人之间的事,只要我不开口,谁也拿不到证据……”

 录音机中传来了王奇清晰的话音。

 任兰高兴的一下子蹦了起来。

 当安静听到任兰说她和洪浩为丁铁闹翻了的谎言后,嗔怪地擂了任兰一拳:“死妮子,为啥又拉扯上了我?”

 任兰吐了一下舌头:“不拉扯上你,王奇肯说实话吗?”

 说完,两个人抱在一起开怀大笑起来。

 这时,栾兵走了进来:“什么事这么高兴呀?”

 安静和任兰停止了笑闹,又重放了一遍磁带。安静说:“我们的第一个证据拿到了。为庆祝任兰初战告捷,今天我请客。”

 说完,3个年轻人走出中心,向位于中心对面的一个“特味餐厅”走去。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