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秋的网易博客(主博)

2009全国中老年“十佳提名”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闲赋在家,每天上上网、看看书、读读报、做点饭,偶尔再写点东西、散散步的无所事事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长篇小说<欲望>连载 第二十四章(下)  

2008-12-14 14:12:43|  分类: 长篇小说<欲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浩这几个月过得也不轻松。

安静的“两姊妹娱乐中心”已经停业。她和镇里中止了一座楼的租赁合同,自己建的另一座楼也卖给了镇政府。镇政府把这两座小楼改造成电视转播台,并建成了一个电视演播厅。欧阳天龙以开发区管委会的名义购进了一套录相设备,为镇广播电视站配备了三名摄像师和记者,在凌南县有线电视台上争取到每周二次

,每次十分钟的苍凌自办节目。

欧阳天龙知道舆论的重要性。他已经和小西沟金矿等几家镇里的大型企业商议,准备在新建成的演播厅里开办每周一次,长达二小时以上的“综艺节目”。这台节目由镇里几家企业出资,由县有线电视台主持播出,让全县广大群众积极参与。欧阳天龙认为,这种作法要比在电视台做广告宣传自己会起到更大的效果,而且也不比做广告多花钱。他想在春节后就进行首期播出。

“两姊妹娱乐中心”关门后,洪浩的“梦情缘”又恢复了往日的风采。

洪浩认真分析了“梦情缘”和“娱乐中心”竞争失败的原因,其中文化氛围低占有很大比重。她投资改造“梦情缘”。从县文化馆请来几名专业美术人员对酒店的门脸和室内的装饰进行新的设计和更新,把那些俗不可耐的对联、招贴画统统去掉,换以有一定文件素养的新的面孔。

她又以林娜和晓萍为核心,准备精心培养一批体态匀称、服务耐心的队伍。

当年苍凌的“五朵花”中三个人已经有了归属:安静成了名振凌南的响当当的私营企业家,任兰进城做了县长夫人并端起了“铁饭碗”,巩珍也成了国家招聘干部当上了苍凌大枣专业批发市场的副主任。洪浩深知这“五朵花”在她开创事业中立下的汗马功劳。她紧紧紧抓住林娜和晓萍,把她俩笼络到自己的身边。以优厚的待遇把她俩分别聘为餐饮部和娱乐部经理,以一种“重打鼓、另开张”的姿态决心重振“梦情缘”当年的雄风。

今天的苍凌已经不是三年前的苍凌了。乡镇企业和私营经济的掘起,大枣专业批发市场的建立和繁华的商业一条街,吸引了周边城市以及外省市的无数客商。苍凌以自己的特色逐步形成了自己的模式,使当地经济迅速与市场经济接轨,全镇人民已经实现了由贫困到温饱,到富裕的历史性跨跃,全镇人均年收入也突破了3000元大关。

在这种大环境下,做为苍凌最大的餐饮娱乐休闲中心的“梦情缘”,有理由也有能力使自己的经济效益成倍的增长。

洪浩就是以一个企业家的胆略和女人细腻的观察能力毅然的告别金矿来独立支撑“梦情缘”的。她的一系列大刀阔斧式的改革已经初战告捷。

此刻,她正一个人躺在她那依旧如故的“皇宫”中小憩。

丁铁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一看洪浩那坦胸露乳的睡象,轻轻的甩掉皮鞋,象一只猫一样悄悄的来到洪浩的身边。

当丁铁的右手刚刚按到洪浩的右乳上,睡梦中的洪浩被惊醒了。她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欣喜的惊叫,嘴唇就被丁铁的嘴给堵了个严严实实。

一阵透不过来气的长吻。

洪浩的双臂紧紧的箍住了丁铁的脖子。

丁铁一翻身,仰面躺倒在席梦思床上,他四肢摊开,用力的喘着粗气。此时洪浩已坐了起来,瞪圆了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丁铁。

“我的小宝贝,想我了吗?”丁铁问。

“不想。”洪浩调皮的回答。

“好哇,告诉我,你不想我想谁了?”丁铁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将洪浩压到了身下。

两个人亲密的厮闹了好一阵子,才双双疲惫的躺了下来。

丁铁拿出了县政协的“邀请信”,递给了洪浩。

洪浩认真的看过后,说:“祝贺你,你的愿望总算实现了。”

“是真心的祝贺吗?”丁铁问。

“怎么,你不相信我?”洪浩一边反问,一边继续说,“我之所以反对你重返政界,是怕你把全副心思都用到那永无休止的人与人之间的争斗上。你凭自己的工作能力和成绩,赢得了政府和人民的信赖,他们需要你到一个更能发挥你的作用的新岗位上去,这不很值得祝贺吗?不过,听辛县长说,你这次增补的是一位不驻会的政协副主席,你的工作岗位还是在小西沟金矿。”

丁铁惊讶的张大了嘴:“怎么,你也是早就知道这事?”

“是的,我们都知道,只有你一个人还蒙在鼓里。这足以说明你这一阵子是把全副身心都投放到金矿的改造和扩建中去了。”洪浩的回答很得体。

“好哇,你们都瞒着我。”丁铁说着又扑向了洪浩。

洪浩轻轻的推开了他,问:“好了,别闹了,快说说我们该怎么庆祝一下这件事?”

“好好吃一顿。”

“你这个馋猫。”

“我们出去旅游。”

“你就光想着自己。”

“那么给金矿的工人和你这儿的职工多发点奖金?”

洪浩的手指轻轻的点在了丁铁的额头上:“你呀,还要当大领导呢,怎么就这么目光短浅?”

丁铁孩子似的把头拱到了洪浩的怀中,问:“你说,咱怎么庆祝?”

“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可不可行。”洪浩卖起了关子。

“快说”。丁铁有些迫不急待。

洪浩一支胳膊搂着丁铁,一支手抚摸着他的脸颊,轻声说:“咱苍凌不是新建成一座电视演播厅吗?我想在春节前,由咱们小西沟金矿和梦情缘娱乐中心联合赞助,举办一次春节联欢会。把县上的有关领导、镇上的主要领导都请来,把苍凌以至凌南企业界知名的朋友也请来,再委托县文化馆和有线电视台文艺部帮着组织一场节目,费用咱们独家承担,这不是一个最好的庆祝形式吗?”

丁铁问:“那得多少钱?”

洪浩说:“我初步算了一下,有个三四万元就够了,这也就是在电视上打一个月广告的价格,而这种形式要比打广告的形式好上几倍、甚至十几倍。”

“为什么?”丁铁问。

“我们在让文化馆准备和编排节目的同时,把电视台的记者请来,让他们把小西沟金矿和梦情缘的场景都提前拍下来,在晚会的电视屏幕上进行插播,这不是一次最好的自我展示的机会吗?”

“人家电视台干吗?”

“我已经和台长打了招呼,今年电视台职工的春节福利我包了。”

“好哇,已经定好的事了,还说和我商量呢,纯粹是先斩后奏。”

“不,我这也仅仅是个想法,提前摸了一下行情,干不干由你。”

丁铁的双臂紧紧地搂住了洪浩略显发胖的腰身,感动的说:“宝贝儿,还是你了解我,我听你的,一切都听你的。”

说着,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洪浩抱着怀里的丁铁,象哄一个婴儿似的看着劳累的他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