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秋的网易博客(主博)

2009全国中老年“十佳提名”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闲赋在家,每天上上网、看看书、读读报、做点饭,偶尔再写点东西、散散步的无所事事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长篇小说<欲望>连载 第十一章(上)  

2008-03-11 00:10:32|  分类: 长篇小说<欲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一章

 苍凌镇党委书记刘少军的办公室。

 杜福和小西沟村村委会主任辛金全坐在写字台对面的沙发上喝着水。副镇长欧阳天龙和刘少军在核计着什么。

刘少军说:“杜书记、辛主任,根据县矿管办的资料,位于小西沟后身的苍凌山里埋藏着黄金、铁等矿藏。天龙镇长说你们去年就给镇里打过一个申请探矿的报告,一直没批下来。现在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县委、县政府《关于矿产资源探察和开发的决定》已经起草完毕,只等县人大开会通过后就以地方法规的形式予以公布。我可以先向你们透露一下主要内容:一是报矿后经采样、化验、踏勘证明确实有开采价值,将根据品种、规模、开发时效等因素,一次性付给报矿人1千元至2万元的奖励,奖金由开发单位支付。二是探矿资金由勘探部门、县、乡镇三方集资,勘探部门最后将勘探成果有偿转让给开发单位。三是小西沟如果有能力吸引外资合建,镇里可视投资数额给予1%至3%的劳务费;如果没有能力将由镇里进行招商,但征占用林地补偿、林木损失等均按最低钱给付,占用荒山为无偿占用。四是联合办矿免征产品税、增值税、营业税和所得税五年。五是……”

杜福和辛金全十分激动。村里拿了一万四千元给白跃上“泡”,一年多杳无音讯,刘书记一上任就带来了这天大的喜讯。等刘少军刚说完,杜福就迫不急待地说:“其实,这些事情我早就和辛主任核计了。我有个远房叔叔来几次信要到小西沟投资开采金矿,并说他负责全部投资的80%。所得利润五五分成。我们现在存在的具体问题有两个,一个是20%现金的贷款得镇里帮忙,另一个是镇里要协助我们聘用几名工程技术人员……”

刘少军也没想到,杜福这小子心里还真是有“谱”。

这时,丁铁一脸沮丧的从梦情缘回来,跨进了刘少军的办公室。

杜福和辛金全站起来和他握手。

刘少军说:“丁镇长回来的正好。镇里准备成立一个‘矿产开发领导小组’,由丁铁同志任组长,有些具体事情你们可以直接商量。”

丁铁现在没有一点儿心思去管工作上的事。

当送走杜福和辛金全,屋子里只剩下刘少军和丁铁后,刘少军开口问:“碰到什么麻烦事了,脸阴得象下雨。”

“还不是洪浩那娘们儿,他逼着我离婚。”丁铁觉得这事没必要背着刘少军。

“你想怎么办?”刘少军问。

丁铁急得冲刘少军吼了起来:“我想怎么办,你说我想怎么办?我说了算吗,我办得了吗?”

“你先别激动,”刘少军给丁铁倒了一杯水,递到他手里,说:“丁镇长,不管到什么时候,你永远是我的大哥,我永远珍惜我们从前结下的友谊。不过,我这次不得不告诉你,你千万要沉住气,在生活问题上别再出什么漏子了,有人已将你告到了市纪检委和市人大,告状信已转到县里。”

“告我,告我什么?”丁铁急了。

“还不是老一套,什么以权谋私、贪污受贿之类。”刘少军故意把话说得很轻松。

“告就告吧。白天没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我就等着组织查处了。”丁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刘少军急了,一拳擂在丁铁的胸脯上,厉声说:“丁铁,你大我20岁,按理说我不该这样对待你,可你这副熊样子还象个男人吗?为了个女人难道你还要去跳河、上吊?告诉你,你必须给我振作起来。从明天开始,全副身心投入工作之中。县里即使派来调查组,也是他查他的,你干你的。你要是这副熊样子还不让人家疑心你心里有鬼。”

刘少军的一番话使丁铁的眼泪涌了上来。他的双手紧紧地握住了刘少军的双手,动情的摇了摇说:“兄弟,还是你理解我。”

丁铁走后,刘少军点燃了一支烟,独自陷入了沉思。大学毕业才3年,就熬上了全县年龄最小的正科级干部,将来肯定是县委县政府领导干部的后备人选。想想自己的升迁,不排除仰仗哥哥刘少明县委组织部的庇荫,但更多的是自己的努力。全县除乡镇外,实职的正副科级领导干部300多人,有几个能同时得到牛大川和马本刚的青睐?况且自己同县里的元老辛盛还是“忘年交”,和好多乡镇党委书记、乡镇长是哥们儿,是好兄弟。这次来到苍凌,是大显身手的时候了。稳住丁铁,先把小西沟的金矿办起来,再开一个铁矿,然后全面整顿一下两公里的商业街,那时的苍凌将变成一个凌南重镇,要让苍凌的财政收入达到全县最高水平并不是什么难事。

在工作上,刘少军精力充沛而旺盛,充满了必胜的信念。

在私生活上,他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

刘少军今年25周岁,生日小,虚岁都27岁了,个人问题还没有解决。在县里工作的几年中,亲朋好友介绍过的对象不下几打,有机关的、当教师的、医院的、文艺团体的,甚至还有个体户。大部分他没有相看,因为还年轻,他想在事业有成后再考虑。但也相看了几个,都不能使他十分满意。自从在苍凌遇上了任兰,使他这颗年轻的心激荡起来。不知什么原因,任兰这姑娘好像是根据他的需要而制造出来的,无论长相、性格、言谈、气质都使他怦然心动。但他顾忌任兰是一个酒店的服务小姐,是否处女她不是十分的在乎,他在乎的是如果和任兰结婚,是否有损他领导干部的形象。当辛盛明确告诉他任兰在深深地爱着他的时候,他的这种犹豫曾一度动摇。可静下心来一想,还应慎重再慎重。

他想起了那天自己单独和任兰的一番对话:

“任兰,别干服务小姐了,我给你安排一个体面的工作,好吗?”

“为什么,为了面子上的虚荣?服务小姐也是人,她们并不都象人们想象的那样坏,是一帮唯钱是图的娼妓。不过,我为什么要当服务小姐,现在为什么不能不干,我会在一定时机告诉你的,现在不行。”

“能透露一点儿吗?”

“不能!我从未把当服务小姐做为我的终身职业。这只是一种过渡,一种为了朋友,为了某种事业的过渡。”

“事业,你们会有什么事业?”

“一种高尚的,你们这些当官的都无法从事的事业。”

“任兰,听辛县长说,安静说你喜欢我,真的吗?”

“真的,我什么时候也不会隐瞒自己的感情,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你所拥有的权力、地位和金钱。我还要告诉你,我喜欢你是千真万确的,不管你喜不喜欢我。即使是单相思,我也感到是幸福的。”

真是一个不可琢磨的小女孩,她们会有什么事业呢?

刘少军真的陷入到迷魂阵中。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