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秋的网易博客(主博)

2009全国中老年“十佳提名”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闲赋在家,每天上上网、看看书、读读报、做点饭,偶尔再写点东西、散散步的无所事事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长篇小说<欲望>连载 第十章(上)  

2008-03-04 08:38:07|  分类: 长篇小说<欲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章

 

市工商联组织的“私营个体经济参观考察团”,在中秋和国庆两节之前到东南亚三国及香港进行了参观考察。时间是半个月,费用为每人3万元。

苍凌镇去了两个人,一个是兴盛煤炭经销公司的总经理王奇,另一个是苍凌工商行政管理所的所长白跃。

临出发前,王奇和白跃达成一个协议。

这次参观考察两个人的费用由王奇出,白跃回来后负责给王奇联系1000吨以上煤的销路。当白跃跑了一趟局里后,又对王奇说:“我和局里请示了,这次考察的差旅费局里可以报销,你看……”

王奇的回答很干脆:“市里不是说每人3万吗?我不管你局里报不报销,我只给你3万,你就是拿去嫖外国女人我也不管。”

白跃把从局里预支的一万元和所里拿出的一万元换成了外汇,和王奇踏上了出国的征途。这个乡巴佬出身的所长真产生了一个莫名妙的想法,到泰国后要能到红灯区去嫖一回外国娘们儿,也不枉活一世了。

白跃走后,栾兵在安静的授意下,开始了对苍凌商业街和几家企业抗税户的调查。

第一户是位于安静“信息中心”对面的“特味餐厅”。

这餐厅不算大,一楼是大排档式的两排长方形餐桌,冬天是各种砂锅和烧烤,夏天是冷面、抻面和各种酱菜,还经营特味水煎包、烧麦等主食。楼上是3个雅间,与普通的酒店无异。餐厅的效益始终很好,原因是一楼的排档物美价廉,每人有个十块八块的就能吃好;二楼的雅间经常成为买卖人洽谈生意的场所,没有服务小姐的干扰,价格比一般酒店也便宜。看来老板李冬生很会做生意。只是,李冬生两年来一分钱工商管理费也没交,白跃也没找他的麻烦。

栾兵来到餐厅,李冬生十分热情。当让坐、拿烟、倒水这一套程序完成后,栾兵问:“李老板,我今天是来看看你的工商管理费?前年减免后的百分之五十,去年和今年的你打算什么时候交……”

“管理费?”李冬生不了解工商所这个新来的年轻人有什么背景,试探的说:“难道白所长没向你交待……”栾兵打断了他的话:“这片归我管,白所长出国了,出国前可什么也没和我说。”

李冬生看到栾兵一副严肃的样子,心里想,你们这帮人我太了解了,一年就挣那两个死工资,还不是指望在管户中揩油。归你管更好,有工商管理费款的三分之一就能打发了你,白跃那个老东西可是贪得无厌的。想到这儿,他笑着说:“好说,好说。请上楼我让厨房给弄几个菜,咱们边喝边谈。”

栾兵想,不能把关系弄得太紧张,就说:“李老板,今天就不麻烦了,我刚吃过饭,哪天再来打扰。不过,今年的税好说,那去年和前年的我可不知白所长怎么处理的?”

“白所长真的没和你说?”李冬生反问。

“真的没说。我是白所长调来的,我们两关系甚铁,无话不说,他什么事也不背着我。”栾兵给李冬生吃了一个宽心丸。

李冬生回屋拿出一个帐本,翻到一页对栾兵说:“你说,我这餐厅两年的管理费是多少,白所长逢年过节从我这儿拿去了东西有多少,你一看就会明白的。”

栾兵接过帐本一看,密密麻麻一大页,有年月日、地点,有拿去东西的名称、数量和单价,看来李冬生是个精明人。青岛啤酒1箱、猪后腿一个,红塔山香烟二条,鲤鱼四条、羊肉10斤……栾兵在心里偷偷的算了一下,少说也有两三千元。他对李冬生说:“李老板,我今天有点胃疼,你能给我煮两瓶杏仁乳吗,我有点口渴。”

李冬生见这小伙子上了钩,主动要开了喝的,乐呵呵的跑到后厨张罗去了。趁此机会,栾兵把这一页飞快的抄到了他的笔记本上。

第二户是鑫鑫日用杂品商行。

商行主要经营农村家用炊具、农具配件、自行车配件、农业生产资料等。老板王山家住县城,是个曾在公安局看守所三进三出的人物。因为他在家排行老三,人们都管他叫王三。王三在凌南算个人物,长得五大三粗,面孔黝黑,别看才三十几岁,在社会上交际很广,有一定的经济头脑。王三心狠手黑,打起架来不要命,可他也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讲哥们儿义气,仗义,为朋友宁可两肋插刀。就在丁铁筹建商业街时,王三因为帮丁四打架,被拘留了半个月刚放出来。那次是丁四在县城的一个小酒店喝酒,和四五个地赖子话不投机动起了手。好虎不敌群狼,正当丁四被拳打脚踢满脸流血躺在地上翻滚之际,被路过的王三赶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王三见四五个人打一个人,一股怒火燃上心头,冲进屋里抓起一瓶啤酒就向一个用皮鞋践踏丁四肚子的人头上砸去,啤酒瓶碎了,啤酒和着血水从那个人的头上流了下来,在场的人都惊呆了。王三又抓起一瓶啤酒抡了过去,那几个地赖子吓得连连叫“大哥”跪地求饶。正在这时,接到酒店报警的公安巡警赶到,将他们一起带到了公安局。

王三刚从看守所出来,丁四和父亲就来看他。丁四感谢王三救了他一命,替他坐了半个月的牢。当丁四父子俩得知王三没有工作,在县城靠摆地摊卖生活日用杂品为生时,劝他自己开个门市。丁四的父亲是县日用杂品公司经理,他拿出一万元在苍凌商业街租了三间平房,从公司仓库调拨一批商品代销,又拿出5000元流动资金,帮王三开起了“鑫鑫日用杂品商行”。王三过意不去,拿出自己积攒的8000元要先还给丁四。丁四的父亲说,这样吧,我那一万五加上你的八千算是商行的投资,代销的商品售后返回批发价,这商行算丁四你们哥俩开的。你比丁四大,你得六成,丁四四成。王三说啥也不干,最后达成了五五分成的协议。

由于商行的货品全,价格低,王三做买卖从来不胡弄老百姓,效益一直不错,但也没挣到大钱。去冬今春,王三和丁四不顾上边“化肥专营”的规定,从外地弄来了500吨化肥,一下子发了大财。

当栾兵走进商行时,王三正靠在柜台上看他雇来的一个30来岁的女营业员摆扑克。由于时近中午,商行中一个顾客也没有。

王三认识栾兵。

“政府官员驾临小店,蓬壁生辉呀。”别看王三文化不高,嘴里的词可不少。

“哥们儿”,栾兵没称呼王老板,而是叫哥们儿,他这是投其所好,一下子把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哥们儿,快中午了,正好走到这儿,肚子饿了,我请你到旁边小店吃烧麦,肯赏光吗?”

王三一听这话,乐了,马上说:“栾大官人,别开国际玩笑了,你挣那两个子够吃几顿的?今天哥们儿我请你。西餐套菜、山珍海味,只要咱苍凌镇有的,随你点。”

“我这肚子可装不上那些好东西,咱们随便找个地方吃点。白所长出国了,我家又不在苍凌,今个儿闷得慌,只想找个人好好的聊聊。”

“这样吧,咱就在店里吃。”王三说完,掏出一张百元大票交给那个营业员说:“你到旁边的饭店和熟食店给我们弄几个菜,再要几瓶青岛啤酒,我和哥们就在里屋吃。”

里屋是一张双人床,一个写字台,一台电视机,靠窗是一个特制的麻将桌和四把椅子。他俩就在麻将桌上边吃边唠起来。

“哥们儿,听说你今春倒化肥挣了大钱,以后有机会可别忘了我呀。你看,我不得攒两个钱娶个老婆吗?不能老一个人打光棍呀。”栾兵曾听说王三倒卖化肥有白跃的股,故意用这话来套他。

王三一口干了杯中的酒,说:“只要哥们儿看得起我王三,这事没说的。”

“我可没本钱呀。”栾兵叹了一口气。

王三上来精神了:“拿本钱做买卖那算什么本事?你看我这店,商品大部分都是丁四老爸那代销的,卖了给他钱,咱挣差价;卖不了退回去换新货,要什么本钱。就说今春的500吨化肥吧,是丁四从化肥厂赊来的,你们白所长打的保票。每吨挣400元,净剩了20万元,哥们讲义气,丁四、白所长我们三每人6万元,那两万用来招待化肥厂了。”

第三户是位于商业街中段的“天天乐”歌厅……

第四户是镇第二建筑工程队……

第五户是……

一周的时间,栾兵满载而归,调查了7户欠税抗税户,哪户的收获都不小。

安静说,白跃的材料够用了,咱们得抓紧再搞点丁铁的材料,然后就逐级向上反映。我不信共产党的天下就没人管。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