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秋的网易博客(主博)

2009全国中老年“十佳提名”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闲赋在家,每天上上网、看看书、读读报、做点饭,偶尔再写点东西、散散步的无所事事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长篇小说<欲望>连载 第十五章(下)  

2008-04-30 06:15:06|  分类: 长篇小说<欲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年前,栾兵、安静和任兰被县公安局稀里糊涂的关进了看守所,在里面呆了半个月,即没提审,也没讯问,谁也没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就又被莫名其妙的放了出来。

栾兵回到所里后,被县工商局给了个“行政警告”处分。

安静不服,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向县法院状告县公安局乱抓人。

不知县公安局对这种行政干预的乱抓人显得力不从心,还是无可奈何,反正是法院始终没有立案,一次又一次的调解终于使身心疲惫的安静以撤诉而不了了之。

安静曾把电话打到了辛盛的家里:“辛县长,感谢你让我们体验了15天的牢狱生活。记得有位外国作家说过‘没坐过牢的人不是个完人,这回好了,我可以做一个完人了。”

辛盛显得有些尴尬,他在电话中说:“安静,不要误会,抓你们的事我事先确实不知道。政法机关独立办案嘛,我是事后听刘少军说的,是我找了公安局的副局长,要不,你们能这么快就放出来?”

安静毫不退让:“快别冠冕堂皇了,政法机关独立办案,你说句话怎么就提前放了我们?告诉你,你想关我们一辈子也找不出个正当理由来,我不怕。”

辛盛哈哈大笑起来:“安静,不要说气话,这里面不存在怕不怕的问题。我想,应该找个时间和你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但愿我们能成为‘忘年交’。”

“有这个必要吗?”安静的话语还是那么尖刻。

“我看很有必要。”辛盛回答后就挂断了电话。

回到她的“中心”,安静静不下心来,她又给辛盛打了电话。

“辛县长,有件事忘了说,还得麻烦您一次。”

“什么事,你说吧。”

“县里不是正在搞招商引资和小城镇开发吗?我想投资在苍凌建一个集餐厅、娱乐、洗浴、休闲为一体的‘娱乐中心’,你看可以吗?”

“可以,完全符合县里的政策规定。”

“可工商局不给办理营业执照。”

“不可能吧。”

“千真万确。”

“好了,这样吧,这两天我就让县审计师事务所去找你进行核产验资。如果有足够的能够到位的资金,一切手续都不用你操心。一会我给少军打个电话,你可以直接去找他,所有执照都由镇里代办,费用也由镇里出,这样总可以了吧。”

“那我怎么感谢你呢?是请你喝一顿呢,还是送点礼?”

“送礼,我是不会收的。喝一顿嘛,这一次就免了,等你结婚时一块儿喝吧。”

安静无力地放下电话,将头仰靠在沙发靠脊上。

刚过两天,刘少军就和县审计师事务所的两位同志找到了安静。

当咨询审验完毕后,刘少军对安静说:“安静,你能放弃环境优越的县城到苍凌来投资,我表示欢迎和感谢。不过,你所选的地址我提点参考意见,商业街我们想进行一次改造,平房和一部分二层小楼都得扒掉,如果你刚刚装修完毕就得动迁,资金损失就大了。县农机站对面,也就是梦情缘对面原先是镇食品站,现在闲置着,面积条件也不比梦情缘差。你如果肯出资改造一下,我们可以签定10年合同,头三年不收任何费用。”

“你是想让我对食品站进行彻底改造?”安静问。

“对,第一,镇里出资在那儿建一座一千多平方米的三层小楼,楼内的装修完全由你负责,以三年的房租为代价。当然,三年的房租钱肯定不够,但我可是一租就是10年呀。第二,从第四年开始交房租。10年合同期满,房屋连同装修全部交回镇里。不过,你也可以继续租赁。”

“房屋的附属设施也一同交回吗?”安静问。

“不,我指的装修是地面、墙面等建筑物上的附着装修,其它附属设施如桌椅板凳、空调彩电你即可以直接折价卖给镇里,也可以自己带走。”

“我要是买断了小楼的产权呢?”

“那也可以商量。”

安静笑着又问了一句:“刘书记,这样做镇里不是亏了吗?”

刘少军也笑着回答:“没有梧桐树,引不来金凤凰,你放心吧,亏不了。我收的是房租,挣的是税收。你的娱乐中心办得越红火,我的税收也就越多。”

安静有些心动了,这和她曾一度产生过的“挤垮梦情缘”的念头不谋而合。她又问:“楼什么时候能盖起来呢?”

刘少军说:“如果我们达成协议,三个月小楼就能盖完,盖完后你进行装修,起租日从你装修完毕后正式营业那天算起,由县公证处进行公证。”

“楼的样式我可以提参考意见吗?”

“不是参考意见,只要不追加投资,样式完全可以由你出。

“好”,安静站起来握住了刘少军的手,“就这么定了”。

半年后,一座豪华气派的三层欧式建筑在梦情缘对面拔地而起,安静没有用到三十万就建成了一座全苍凌最漂亮、最豪华的“娱乐中心”。梦情缘在它的映衬下已显得暗然失色。

任兰出任了“苍凌娱乐休闲中心”总经理,安静自己却跑去攻读法律本科大学了。

“娱乐休闲中心”不仅吸引了苍凌的“达官显贵”,附近乡镇、县里、市里以及邻近市县慕名而来的客人也越来越多,门前经常是车水马龙。

仅仅过了一年,安静又自己征地在小楼的右侧又盖起了一座同种样式但不同风格的三层小楼,这两座小楼浑然一体,安静将“苍凌娱乐休闲中心”更名为“两姊妹娱乐中心”仍交给任兰管理。

 生意越做越红火,生意也越做越大。

当年元旦,安静和栾兵没有举行婚礼,而是专心致志的攻读她的大学法律本科,栾兵已经说服了他的父亲和尹淑霞彻底解除了婚约,全家搬到了苍凌。栾兵的父亲在“娱乐中心”烧锅炉,栾小娟当上了餐饮部经理,一家四口住在租赁的三间平房里。

安静把“娱乐中心”交给任兰管理,是放心的。任兰是自己多年的好友,为人袒诚,开朗大方,在经营管理和对外公关上,都不比自己差,有的地方甚至超过了自己。

任兰在栾兵的帮助下,建立起一整套完整的管理体系,收支帐目日清月结,分文不差,从不拖欠员工工资和偷漏各种税款。“娱乐中心”被县税务局授予“先进纳税单位”,被县工商局授予“先进私营企业”,作为法人代表的任兰也荣获了“县级劳动模范”的称号。

安静原先说好每月付给任兰1200元工资,二年多来任兰一次也没有领取,而是全部挂到了帐上,她这三年的花销全是自己原先的积蓄。她认为安静现在正处在创业阶段,资金紧张,银行贷款还没有还清,仿佛只有不领工资,全身心的工作才能报答安静的信任和知遇之恩,对任兰的这种作法,安静即理解又高兴。她告诉财会,工资可以不领,但必须挂在帐上,她要把任兰应领的工资做为投资的股份,她要让任兰也拥有自己的一份固定资产。

安静暂时放弃经商潜心学习的念头是在她调查丁铁成功而被抓进看守所后产生的。她选学了法律专业,她想成为一名律师,成为一名知名的律师。她还想建一个律师事务所,专门为那些有冤而无处申诉的老百姓服务,为那些在达官贵人以权代法的欺压下走投无路的老百姓寻找出路。她要把自己的律师事务所溶入到市场经济的大潮之中,为个体户、私营业主服好务。即使当不成律师,熟练的掌握法律知识,对她以后的发展和前途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但这些,毕竟都是她头脑中的想法,目前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读好书,进一步做社会调查,提前准备毕业论文。对“娱乐中心”她是大撒手,除重大决策外,无论是人事变更还是资金流动,都由任兰全权处理。

任兰当上了“两姊妹娱乐中心”的法人代表和总经理,她和苍凌镇党委书记刘少军的关系,仍然处在朦朦胧胧之中。

任兰是从心底深处爱着刘少军的。

刘少军也是发自肺腑的喜欢任兰。

可他们都有顾虑。

任兰想:“我应不应该爱上一个年轻有为的政府官员?我曾经失身于暴徒,又当过服务小姐,为逢场作戏曾和多名男人鬼混,虽然没有失身于他们,但在苍凌乃至整个凌南是有一定影响的。刘少军虽说不象丁铁那样势力,可为了他那无可限量的前途,他肯跟我这种身份的女人结合吗?

刘少军想:“任兰呀任兰,你为什么死死抱住安静不放?你的身体对我来说是一道迷人的风景,你的才华和气质对我来说是一座便于理解和勾通的相辅相成的桥梁,可是,你怎么就不听我的劝阻呢?

按刘少军的性格,他并非喜欢金屋藏娇,把妻子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他更喜欢事业型的女人,而任兰偏偏就是一个专业心极强又有着女人魅力的最理想的人选,可任兰为什么偏偏要干私营呢?

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刘少军把任兰约了出来,两个人第一次单独的漫步于苍凌河畔。刘少军发自内心的说:“任兰,你所说的‘事业’现在已基本结束了。因此,我劝你放弃你现在的工作吧,我有能力为你安排一个‘铁饭碗’。你说到哪里?县计生委、妇联、文化馆、图书馆,任你选择。到一个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单位上班,我们再建立一个温馨的爱巢,就凭你我的能力,一定能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人活着,不就是图个劳累后有个避风港吗?”

任兰说:“少军,你对自己考虑的太多了,你也太顾及自己的面子了/在私营企业工作有什么不好?我觉得在娱乐中心更能发挥自己的能力和特长。你说想为我找个‘铁饭碗’,我看我现在的工作就是‘铁饭碗’,我还真怕有一天你的‘铁饭碗’会变成‘泥饭碗’呢。当然,人生道路是漫长的,我不能勉强让你爱我,我也不愿意有什么人来随便改变我的生活方式。既然我们今生不能做夫妻,我们也会成为很好的朋友。不过,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给你无限期的考虑时间,直到有一天你对我说,我们各走各的路吧,那时,我才会重新考虑自己的个人问题,在你没有表态之前,我永远等着你。”

任兰的回答无可挑剔。

任兰的回答使刘少军怦然心动。

他把任兰搂到了怀里伴着如水的月光,把嘴唇凑向了任兰的嘴上。

任兰把双手搭到了刘少军的肩上,微闭起双眼,享受着盼望已久的幸福。

一阵使人透不过气的长吻。

这是刘少军认识任兰几年来的第一次真正动情。

他望着双颊泛红的任兰,说:“任兰,我理解你,可我不能马上答复你,你给我时间,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任兰笑着一晃头,冒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来:“只要曾经拥有,何必天长地久。”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