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秋的网易博客(主博)

2009全国中老年“十佳提名”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闲赋在家,每天上上网、看看书、读读报、做点饭,偶尔再写点东西、散散步的无所事事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长篇小说<欲望>连载 第十八章(上)  

2008-06-01 07:18:50|  分类: 长篇小说<欲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少军坐在办公室中,凝视着放在桌子上的一份红头文件《中共凌南县委、凌南县人民政府关于凌南苍凌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的决定》。

文件说,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要以党的十五大精神和邓小平理论为指导,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为目的,实行特殊政策,积极内引外联,加速经济开发,要在三五年内把开发区建设成农村经济示范区、高新技术开发区和全县的综合改革试点区。

文件又说,中共苍凌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作委员会和苍凌镇党委,苍凌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和苍凌镇人民政府两套班子一套人马。工委书记和管委会主任由镇党委书记和镇长兼任,升格为副县级。

文件还说,开发区成立以后,在某些方面享有县级部门的管理权限。如制定和实施开发区建设的规划和计划,根据国家法规政策制定开发区的具体政策和办法,负责开发区内国有土地的管理、开发以及基础设施和公用设施的建设,执行工商、税务、环保、城管、公安等管理职权,对所辖13个村的工农业生产和社会发展行使管理职能……

这个文件,是刘少军盼望已久的,也是经过他多方努力争取来的。

刘少军感到,在自己28岁的生命年轮上,又刻上了重重的一笔,在他的政治生命中又迈出了坚实的一大步。现在,他不仅是全县,而且是全市最年轻的副县级领导干部了,他的前途无可限量。

自从“巩珍事件”发生后,刘少军在内心进行了认真的反思。

他向往着更加美好和辉煌的前途。可再往上升,自己就没有靠得住的后台了,全得凭个人真刀实枪的奋斗。

他憧憬着如诗如画的爱情,可在他周围的职业女性以及同事朋友介绍的对象中,都被他以任兰的靓丽和奔放而淘汰。

他需要钱,在这个改革开放的年代没有钱什么事情也玩不转。可他谨小甚微,一点儿也不敢胡来。他不能因小失大,为经济问题而丢了乌纱、毁了前程。

相比之下,任兰成了最合适的“人选”。

任兰年轻、漂亮、温柔、潇洒、风度翩翩、气度非凡、谈吐尔雅、知识丰富,是个既保守又现代的女性。更主要的是,任兰不是靠男人而生活的那一类人。她有钱,那是凭借她的才能和智慧挣来的。虽然她曾当过酒店的服务小姐,刘少军一直相信她守身如玉,况且那已经成为了历史,现在的任兰,在苍凌,甚至在凌南,已经成为一个家喻户盛的“企业家”,一颗新升起的明星。

反复思忖,再三衡量,刘少军决定正式向任兰求婚。

他找到安静。

安静说:“这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最好不要有第三个人介入。父母都不能包办子女的婚事,何况是朋友?相信我的话,你亲自去找她,这样会比我替你传达好上一万倍。”

刘少军硬着头皮来到了“娱乐中心”三楼的“经理室”。

握手、让座、沏茶、拿烟,一整套接待客人的程序完成后,任兰斜依在写字台角上,望着拘谨的坐在沙发上的刘少军问:“刘书记,你找我有什么事?”

刘少军狡黠的一笑:“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吗?”

“当然可以。”任兰说:“苍凌镇的工作这么忙,你难道不知道时间就是金钱这句话。”

“真不愧是大经理,处处离不开金钱。可我也不能为了金钱就不要一切了。”刘少军索兴和任兰打起了哑谜。

任兰笑着坐到了刘少军对面的沙发上,没有再吱声。

刘少军开口说:“任兰,怎么对你说呢?我和巩珍的事,你大概都知道了吧,我真有点对不住你。”

任兰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刘少军说:“任兰,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爱你,咱俩别再捉迷藏了,来个实话实说,你说你能原谅我和巩珍的事吗?”

任兰脖子一歪,娇嗔的反问道:“你为什么问这个?”

刘少军一眨巴眼睛,回答说:“你如果能原谅我,我今天就正式向你求婚。你如果不能原谅我,我今天就回去继续反省自己,直到你原谅我那天为止。”

“我真的这么值得你爱吗?”

“矢志不渝。”

“你可别忘了我当过服务小姐呀?”

“那是历史。”

“我不是国家干部,没有铁饭碗,是搞私营个体的,配得上你这个大干部吗?”

“我相信你爱的是我这个人,而不是我这个职位。”

任兰不吱声了。

刘少军追问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呢,到底原不原谅?”

任兰笑了:“你和巩珍的事不是也成为历史了吗?你对我的历史都能既往不咎,我这个小老百姓还敢咎你这个大领导。”

刘少军一听这话乐了:“这么说,你是答应我了。”说着就站起来想去拥抱任兰。

任兰也站起来往后一躲闪,说:“谁说我答应你了。告诉你,要想得到我,你还必须得过安姐那一关。”

这次刘少军彻底放松了,他一把搂过了任兰,在她的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口说:“我的小宝贝,这你就不知道了,我这次来找你,就是安姐策划的呢。”

任兰用拳头在刘少军的肩头上擂了几下,说:“我才不相信呢,安姐会向着你。”

刘少军说:“不信,你去问安姐好了。”

这时,门被推开了,安静走了进来,问:“你们俩说我什么坏话了?”

刘少军和任兰闹了个大红脸。

任兰说:“安姐,少军说是你让他来找我,这是真的吗?”

安静一指任兰,回答说:“真也罢,假也罢,只要你们两个人情投意合,心心相印,我这个喜酒算是喝定了。”

刘少军这才说:“安静……”

还没等说出下句,任兰就打断了他的话,说:“少军,你不是今天正式向我求婚了吗?那么,从今天起你也得跟我一样叫安姐,不能叫安静。”

刘少军红着脸,叫了声:“安姐。”

安静说:“喂,我说大书记和大经理,都什么时候了,我还饿着肚皮呢。快说,今天晚上你们俩谁请客?”

任兰一吐舌头,说:“谁请客还不是一样,反正都记你的帐。”

安静乐了:“这鬼丫头。”

还是刘少军想的周到:“任兰,快去打个电话把栾兵叫来,咱们4个要好好的庆祝庆祝。”

任兰拿出手机,拨通了工商所的电话。

接电话的小李说栾兵一清早进城到县局报表去了。

任兰把电话又打到县工商局,办公室的人说一整天压根没见到栾兵的面。

栾兵到哪儿去了呢?

找到栾小娟,她也没见到哥哥的面。

安静有点纳闷,栾兵每次出门,那怕是半天,也都同她打个招呼,这次怎么就连个招呼都没打呢?

3个人吃饭的兴致没有了。刘少军告别她俩独自回镇里去了。

任兰安慰安静说:“安姐,别着急,栾兵不会有什么事的,可能是走的匆忙,忘了和你打招呼。”

“早就说给他配个BP机,可他硬是不要,一旦找起来多不方便。”安静似乎在自我埋怨。

“安姐,这你就放心吧,不出3天,我准叫姐夫带上BP机,而且是全国联网的,任凭他跑到天涯海角,我们也能一呼即通。”

任兰的一番话把安静给逗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