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秋的网易博客(主博)

2009全国中老年“十佳提名”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闲赋在家,每天上上网、看看书、读读报、做点饭,偶尔再写点东西、散散步的无所事事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 长篇小说<欲望>连载 第十六章(上)  

2008-05-07 20:06:30|  分类: 长篇小说<欲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六章

 

这一阵子,刘少军觉得特别的累,老也歇不过来。

3年中,洪浩和丁铁的金矿、王奇的煤矿、镇办铁矿、村办杏仁乳生产线,从勘测、设计、立项、审批到筹建、投产,哪儿少得了他。欧阳镇长抓农业,他抓工商,建了4个厂、矿,又重新改造了商业街,如今的苍凌有了2家集体企业,6家私营企业,上百个个体工商户,无论是工农业产值,还是人均收入,在全县甚至全市都是首屈一指。

刘少军的累,不仅仅是由于工作的繁忙和紧张,而是他恐惧那没完没了不去又不行的酒宴。就拿筹建金矿为例:省地质厅的领导来了,省有色金属设计院的领导和科技人员来了,市黄金局的领导来了,县财政局、工商局、劳动局、环保局、城建局、乡企局、农电局……一批又一批的领导亲临视察,帮助解决困难,现场办公,刘少军有什么理由不尽地主之宜,陪他们吃一顿呢?

苍凌建的不光是金矿,而是3矿1厂,还有任兰的“娱乐中心”等4家私营企业,什么事少得了这位全镇主管商业的“一把手”?酒精烧坏了他的胃,年轻轻就得了溃疡。由于喝酒,他经常不吃饭,有时晚上胃疼的在床上翻滚,可身边连一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刘少军才二十六七岁,可他的头上过早的出现了白发。在苍凌,他也不象在县政府办公室当副主任时衣冠楚楚了,经常是一身汗水一身泥。尽管如此,他工作起来依旧精力充沛,只是把疲惫留给自己,留给了深夜,相伴着痛苦的煎熬和情感的折磨。

8月18日,参加完县里的大会及晚宴,他驱车回到了苍凌。

坐在宽大的老板台前,他感到胃在酒精的烧灼下有些隐隐发疼,口渴的厉害,拿起暧瓶想倒杯水喝,暖瓶是空的。

这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喂,哪位?”

“少军吗?我是丁铁,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

“能到我这儿来一趟吗?洪浩说要邀你来庆贺一番。”

“丁铁,我的胃疼的厉害,刚才酒喝的多点,我看改日吧。”

“别,少军,无论是对你对我,今天都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来吧,喝多了,就不喝酒。我们叙叙旧,多长时间没在一起推心置腑的谈谈了。”

“好吧,我这就去。”

“洪浩的车就在你的门口等你,你可得快点呀。”

“你小子闹什么鬼,才几步远还来车?”

“哪能让我们的父母官以步当车呢?”

 刘少军推开办公室的门,洪浩的桑塔纳果然静悄悄的停在门口,车什么时候开来的,刘少军一点儿也没有察觉。

已经晚上10点多钟了,梦情缘没有客人。

巩珍上完最后一道菜后,悄悄的退了出去。屋子里只剩下刘少军,丁铁和洪浩3个人。

刘少军虽然不再想喝了,但在丁铁夫妇的盛情下,还是先和他们干了3杯。

丁铁说:“少军,我们的友谊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当镇长的时候,有你在县里面多方照应。如今我下了台,你没有小看老兄一眼,对我们办的企业给予了多方面的支持。这些,我和洪浩都牢记在心,金矿挣了钱,靠的还不是你这方宝地和你这个父母官。”

刘少军说:“丁铁,快别这样说。你投资办矿,既安置了当地农民,为他们开辟了一条致富捷径,又为国家缴了税,使镇财政增加了收入,我们是相辅相成的。”

 丁铁说:“话可以这样说,但你呢?3年来,你掉了几斤秤,多了多少白发,我和洪浩都心里有数。少军呀,你今年都28了,对个人问题也该当机立断了,任兰的确是个好姑娘,漂亮,大方又能干,可你和她……”

刘少军打断了丁铁的话,端起酒杯说:“今天不谈别的,咱们喝酒。”

丁铁一把按下刘少军端起的酒杯,说:“少军,你让我把话说完,你和任兰究竟合不合适,你自己考虑。不过,你可不能再拖了,你的身边需要一个女人照料。”

说到这儿,他朝洪浩一使眼色,洪浩拿出一个鼓囊囊的大信封放到了刘少军的面前。

丁铁说:“少军,这是一万元钱,你大哥挣了钱绝不会独吞。不过你必须明白,这钱第一不是给你送的礼,送礼我还送不到你的门下。第二不是行贿,我合法经营照章纳税,用不着行贿,这钱是留给你结婚用的,就算是我和你嫂子提前给老弟随的礼钱吧。”

“不!”刘少军用手把钱往后一推说:“我现在不需要钱,需要的时候我会找你们的。”

洪浩左手拉起刘少军的手,右手把大信封放到了他的手上,说:“少军兄弟,别瘦驴拉硬屎了,你那两个工资,还不够一顿饭钱呢,谁不了解谁?你如果看得起你这个嫂子,你就收下,算是我给未来的弟妹买件衣服穿。你要是不收,我们将来也只能是公事公办,你当你的书记,我们做我们的个体私营户。”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刘少军稍一犹豫就把大信封装到挂着的上衣口袋里,三只酒杯响亮的碰到了一起。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散的席,也不知道是怎么回来的,当刘少军口中干渴头疼欲裂的醒来时,大吃一惊。

 他赤身裸体浑身一丝不挂的躺在自己办公室里间卧室中宽大的席梦丝床上,同样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巩珍正对着他眯缝着双眼发出迷人的微笑。

刘少军的酒一下子全醒了。

“你是怎么进来的?”他问。

“我和洪浩姐用车把你送回来后,怕你半夜醒来口渴没人照料,我就又悄悄的回来了。”巩珍答。

 刘少军扯过堆在床脚上的毛巾被盖住下身,

 他还没有裸体睡觉的习惯,更没有在女人面前光过身子。

“你进来时有人看见吗?”他问的有气无力。

“没有,门我都锁好了。”巩珍说着,又扑到了刘少军的身上。

 刘少军一把推开她,厉声说:“快穿上衣服,这成什么样子?”

巩珍可不听邪,她把两腿一叉,指了指自己的下部和床单上湿漉漉的一块说:“事你都干完了,才知道不成样子。”

刘少军闭上眼睛,老半天才长吁了一口气,缓缓的说:“巩珍,请你原谅我。人都说酒后无德,我确实不是……”

巩珍一把捂住了刘少军的嘴:“少军,快别说了,我对你是真心的,我付出也是心甘情愿的,今生今世我就永远属于你一个人了。你什么时候需要,我就什么时候给你。”

“别,别,”刘少军在努力推脱,可巩珍不由分说,发疯似的在他的脸上,身上狂吻起来。

刘少军想:“完了,完了,我的一切都完了,我心爱的任兰,看来我们是今生无缘了。

对巩珍,他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巩珍的脸蛋和身材无可挑剔,可他讨厌巩珍这种乘虚而入的作法,有违于他做人要光明磊落的原则。

他还在试图推开巩珍,又不敢大声嚷。

巩珍猛的趴到了他的身上,用手揉弄着他那男性的象征,发出一声声动情的呻吟。

这呻吟使他的防线在一点点的崩溃。尤其是巩珍手中的那个不争气的东西,竟然昂首挺立起来。

刘少军感到浑身燥热,头不疼了,口不渴了,仿佛心里只有一个欲望,战胜她,一定要战胜她。他使劲一翻身,将巩珍压到了自己的身下。

随着刘少军有力的抽动,巩珍的呻吟一声比一声柔情。

两个生命终于结合到一起,在继续着人类几千年流传下来的生命的游戏。

巩珍的呻吟由尖利而变得微弱,变得幸福而陶醉。她终于得到了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战胜了高高在上的任兰。而此时的刘少军,仿佛世界上什么都不存在了,剩下的,只是属于他和巩珍的一方天地。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