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秋的网易博客(主博)

2009全国中老年“十佳提名”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闲赋在家,每天上上网、看看书、读读报、做点饭,偶尔再写点东西、散散步的无所事事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长篇小说<欲望>连载 第十九章(下)  

2008-06-18 13:18:55|  分类: 长篇小说<欲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18日,天高云谈。

“集体婚礼”从“娱乐中心”转移到了镇政府礼堂。

即将卸任的县长辛盛是主婚人,在招标会上崭露头角的洪浩成了婚礼主持人。

参加婚礼的有镇机关及镇直单位的同志,有“娱乐中心”的员工,有各村的代表,有他们4个人的亲朋好友……

婚礼没有设帐台,一律不收礼物和礼金。县长辛盛没有坐他的“奥迪”专车,而是乘坐了一辆“夏利”出租车。除私营个体户外,来参加婚礼的党政机关干部一律“打的”。

有600个座席的礼堂几乎坐满了人。10几个身着统一“店服”年轻漂亮的服务小姐端着托盘穿梭在人流中向来客发烟、发糖。

到处是一片喜气洋注的景象。

主席台正中是两个硕大的喜字。

县长辛盛、县委组织部长刘少明、苍凌镇镇长欧阳天龙、小西沟金矿总经理丁铁和栾兵的父母坐在主席台前。

10点整,洪浩宣布“婚礼开始”。

扩音器中传出了喜庆的音乐。刘少军和栾兵胸配“新郎”标志西装革履,任兰和安静胸配“新娘”标志身披婚纱,双双缓步走到主席台前。

这时,礼堂的后面发生了骚乱。

一群闹哄哄的农民闯入会场,直向主席台冲来。镇派出所的王所长和两个民警,身着警服从侧面迂回上来堵截冲进会场的群众。欧阳天龙见状连忙起身迎了上去。

冲在最前边的是一个穿着一件背心留着络腮胡子的中年汉子。 欧阳镇长和他走了个碰面,挡住他问:“李大虎,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 李大虎瞪了欧阳天龙一眼,开口说道:“我们来向书记和镇长大人要口饭吃。过去皇上结婚都大宴天下三日,今天父母官要娶媳妇,总该管我们老百姓一顿饭吧。”

这时王所长也挤了过来:“李大虎,你不要胡闹,小心我扣了你。”

李大虎不屑一顾:“王大所长呀,我们正好没地方吃饭呢,要扣,就把我们一起扣了去,给找个吃饭的地方还得谢谢你呢。”

正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刘少军挤了过来:“李大虎,请你到前面来,有什么话就对大家说,今天正好县长也在这。”一边说,一边把话筒递到他的手里。

李大虎拿着话筒,反倒不知说什么好了。

“说呀。”刘少军鼓励道。

“好,我说。”李大虎一跺脚,仿佛下了决心,“你们当官的吃干饭,总得给我们老百姓一碗粥喝吧。地没了,树没了,房子没了,你叫我们怎么生活?”

“是呀!”

“是呀!” 随同李大虎来的10多个人随声附和着。

李大虎是苍凌镇最偏远的东山村人。东山脚下有一片大约几十亩的荒坡,岩石裸露,山水冲刷,祖祖辈辈也没种过庄稼。村里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以来,这荒坡仍然闲置着。李大虎等10几户村民在边边拉拉开恳出一块块荒地,最大的地块也不到一分,种上了耐旱早热但产量较低的黍子,好年景能收个百八十斤的。5年前,县里下发了承包荒山和拍卖四荒的文件,李大虎等人要合资买断东山坡,而被镇政府拒绝。

原来,东山上有几眼奇特的山泉,冬暖夏凉,长年不断。镇村曾派人到省里找有关部门和专家进行了鉴定,结论是此水含有锌等13种成分的天然矿泉水,并查出有硒,开发利用价值极高,是省内少有的优质矿泉水。镇里也曾请有关专家前来考察,经测试日出水量最低可达30吨,建一座年产万吨矿泉水的企业有足够的资源。镇里苦于没有资金。这一规划暂时搁浅。因此,镇里就决定暂不对此山坡进行承包或拍卖。李大虎等人的小块开荒田,既不算承包地、口粮田,也不征收农业税,暂时让他们先种着。

李大虎不知从哪儿得知了东山坡要开发征地的消息,未经村镇任何人批准就组织这十几户人家拉土垫地,稀稀拉拉的栽上的一些果树,并盖起了简易石头房,名义上是看果树。

第二年,县土地管理局根据中央文件搞土地清查时发现了此事,并由土地监察大队做出处罚,限期拆除。由于李大虎等人占用的不是耕地而是闲置荒坡,又加上东山村地理位置偏僻山高皇帝远,这事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3年前,在招商引资的热潮中,外地一家饮料公司愿意投资150万元,在东山坡建一座年产8000吨优质矿泉水的企业,条件是对东山坡这几十座荒地要一次性买断,修一条由东山直入国道的5公里长的公路,由镇、村和企业三方各出资三分之一。

刘少军和欧阳天龙听了村里的汇报后当即拍板,一是矿泉水厂建成后,镇里有可观的税收,二是镇里已把5公里村路的修建列入了镇财政投资预算,这次企业肯投资三分之一,减轻了镇财政负担。

问题就出在李大虎等10几户人家身上,他们不肯拆除简易石头房和倒出小块开荒地。

镇村做出让步,对小开荒和新栽植的果树及房屋给予适当的补偿。但李大虎就是不干,非要由他们10几户和厂家合作开发。

“简直是胡闹。”镇里公认的“大好人”欧阳天龙火了。请县土地监察大队会同公安、司法等部门联合行动,强行拆除了违章建筑,矿泉水厂破土动工。

矿泉水厂建成投产后,考虑到种种因素,李大虎等人破例进厂当了工人。

今年春天,李大虎因屡屡违反劳动纪律,并往家中偷厂里的原料,被除名后,就开始纠集10几户人家,天天到县里、市里上访,要求给他们落实政策,归还强行拆除的房屋,果园及耕地。前一阶段还闹到了省里,硬是被刘少军让镇司法助理给压了下来。

“李大虎。” 县长辛盛离开座位走到手拿话筒不知所措的李大虎面前:“认识我吗?我就是本县县长,有什么事可对我说,请不要扰乱今天的婚礼。你们的事,县政府早在几年前就研究过了,纯属无理取闹。让你进了工厂,你连偷带摸,谁稀罕你?你不在家好好劳动,纠集一些老弱病残天天上访告状,能告出个什么结果来?今天这事,要么你就先回去,我找时间到村里去和你谈;要么你就闹下去,我让派出所扣了你,按《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罚你的款。”

李大虎一看辛盛冷冰冰的脸,双腿颤抖了。他说:“辛县长,我相信您,我们都相信您。您什么时间到我们村去?”

辛盛说:“最近。”

李大虎向身后的人一挥手,说:“走,咱们走吧。”大家呼拉一下子来了个向后转。

“等等。”刘少军一声喊,李大虎停住脚步回过身来,不解的问:“刘书记,您还有事吗?”

“既然乡亲们来参加我的婚礼,我没准备酒宴,总得抽支烟吃块糖呀。”刘少军一挥手,一个服务小姐拿出2条香烟和一塑料袋有四五斤糖果递给他。

刘少军将糖果和香烟交给李大虎,说:“谢谢乡亲们来给我捧场,这烟,这糖,回去分给乡亲们,就算我的一点心意吧。”

李大虎接过烟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礼堂。

经李大虎这么一闹腾,10点半多了。

洪浩重新就任,高声喊:“现在婚礼正式开始。”

在场的人,心里的喜庆气氛已被冲淡了许多。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