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秋的网易博客(主博)

2009全国中老年“十佳提名”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闲赋在家,每天上上网、看看书、读读报、做点饭,偶尔再写点东西、散散步的无所事事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 过去的,永远过去吧  

2008-07-10 06:29:3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小序:写了《谈谈月亮船的小说<演戏>》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那段“荒唐的岁月”不断的浮上脑际。将20多年前发表的一部分“伤痕文学”、“暴露文学”找出来浏览一番,选其中一篇最短的,献给月亮船及众博友,共勉。

    我离开B市已经整整的十三年了,无论是在“接受再教育”的日子里;还是后来娶妻生子,被分配当了教师的岁月中,我都不愿回忆过去,不愿回到B市。虽然那童年的欢乐,失去双亲的哀痛还时时地牵动着我的心。

    一九八二年暑期,我重新踏上了B市的大地,是因为省高考统一评卷的语文组设在那里,我又是县里指定参加评卷的语文教师.

    一下火车,刚走出新修建的宽大的候车室,在宽敞的站前广场上,我就被周围新崛起的高层建筑群所震惊,十几年来B市发生的变化真大呀。我凝视着这华灯初上的黄昏,霓虹灯的闪烁又唤起我对都市的依恋之情。我想起来了,这里不仅有过我学雷锋、助人为乐的足迹,也有过我挥舞着棍棒、“文攻武卫”的疯狂呀!

  沉思中,耳边传来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这不是沈松吗?”

  “兰姐”,我很快认出了面前这位丰腴而富态的中年妇女。她,穿一套浅灰色西服裙,牵着一个十来岁活泼可爱的小女孩。那女孩,紧紧地向身边的爸爸偎去,我不由的望了他一眼。可能是长期的农村生活禁锢了我的思想,使我少见多怪,我面前这位风度翩翩、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那一头长发给了我一种极不愉快的感觉。

  兰姐看我注视着他的丈夫,连忙介绍说:“怎么,不认识了?”

  那男人向我客气地伸出了右手:“周明,煤炭研究所的……”

  我的头嗡的一下子涨大了许多,他又说了些什么,我完全听不清了,我的脑海中在刹那间展现的是一幅何等残忍的、黄帝的子孙互相残杀的画面呀……

  多灾多难的一九六七年。疯狂的我和成千上万名戴着红袖章、同样疯狂的红卫兵、造反派,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为了保证红色政权永不变色,强占了市委大楼。我那时在市红卫兵总部宣传部工作。兰姐,一位医科大学毕业生,刚刚结婚三天的新娘子,是我们宣传部的副部长。

  新婚燕尔,按理说兰姐该度着甜美的蜜月了。可她,结婚三天就在这“无产阶级司令部”中“战斗”了三个多月。原因呢?是因为在煤炭研究所工作的丈夫周明是B市另一派群众组织的一个小头头。

  “沈松,你去把周明给我请来”,兰姐不止一次地对我说。

  “怎么,想姐夫了?”我想开句玩笑,不成想兰姐却变了脸:“想?恨还恨不过来呢。他竞敢参加老保组织,和我们造反派唱对台戏!”话,是真挚的,发自内心而令人感动。然而,请姐夫我却无能为力。

  就这样又过了三个月,总部作战处终于奉命将周明绑架到市委,关在一间办公室里。

  我陪着兰姐去见他。分别半年之久的新婚夫妇见面,没有久别重逢的激动,也没有热烈的拥抱和亲吻。兰姐把一张白纸和一支圆珠笔放到周明面前,严肃地说:“周明同志,请你认认真真地考虑一下,是用这支笔去写你反戈一击的声明呢,还是写出我们离婚的申请?二者必居其一,你自己决定吧。”

  周明的眉头只是稍稍的皱了一下,就从容地拿起了笔,略加思索,写下了“离婚申请……”

  两人在那张写满了字的洁白的纸上双双按上了指印。

  我看到兰姐勉强抑制着自己的感情,刚一离开关押周明的房间,眼泪就止不住的簌簌的流下来。恰巧,被刚赶来的作战处的两位“战友”碰上了。当他俩听完我介绍的情况,二话没说,拉着我们俩重新回到了周明的房间。

  当作战处的“战友”看着那份按着两颗鲜红指印的“离婚申请书”,看着周明若无其事地坐在桌旁抽着烟,立刻咆哮着掏出锋利的匕首,其中一个吼道:“放着革命的老婆不要,真是混蛋透顶。我们叫你再也找不到老婆!”两人扑上去,手起刀落,周明的两个耳朵在凄厉的惨叫中被割了下来。兰姐也在周明的叫声中昏死过去。鲜红的血立刻就模糊了我的视线……

  “周明,周大哥”,我猛地抓住他的手,声音有些呜咽了,“周明,我们对不起你,……”

  “不怪你们,是那个动荡的疯狂年代……”还没等周明说完,兰姐就打断了他的话。

  “你不要说那些了。过去的,让它永远过去吧!”她又转向我问道:“沈松,这些年怎么不回来看看呢?”

  “我?”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眼泪不由自主地涌上了眼眶。

  “叔叔,快看,快看,多好看呀。”兰姐的小女孩扯着我的手嚷着。

  一抬头,广场四周那一圈乳白色的街灯亮了,广场对面的十层大楼上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闪烁着、闪烁着,正象小女孩所说的,真是“好看极了。”

  是啊,生活是美好的,为什么还要记着那十多年前的宿怨呢?我十几年没有踏上B市的大地,难道仅仅是负疚吗?不,只是我心里那隐隐作痛的一丝丝良心上的不安还时时啃啮着我的心。是啊,受伤的心灵虽然不易愈合,现在也到了该愈合的时候了。正如兰姐所说的:“过去的,让它永远的过去吧!”生活是美好的,明天,充满着希望。

 

                            1982年秋于山城本溪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