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秋的网易博客(主博)

2009全国中老年“十佳提名”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闲赋在家,每天上上网、看看书、读读报、做点饭,偶尔再写点东西、散散步的无所事事的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寒秋专访)访辽宁作家孙守仁  

2010-05-16 21:05:56|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孙守仁的专访有三个原因:一是我们同是辽宁老乡并曾经在同一座城市生活了二三十年,上世纪八十年代还一起参加过文学培训班;二是他是我当管理员的两个文学圈子中发小说最多的人,据我统计他仅在网易博客就发出小说280多篇,有长篇,有中篇,也有短篇;三是他的小说大都是工业题材,很难写,可在他的笔下,情节安排的恰到好处,人物塑造的栩栩如生。

寒秋:能谈谈你退休后一直坚持文学创作的体会吗?

孙守仁看到寒秋先生的留言,远在他乡的老友,仍惦记和关心的我创作,不胜感激。我们是老乡,又都在写“夕阳”。应该说,都在寻找生活的乐趣,续写“不老人生”。既然老友让我说说,若是推辞,有所不妥,我就他提出的问题,首先谈谈我创作的体会。我跟寒秋(徐元杰先生),确切说,都是80年代初,接触文学的(或者他比我早)。那时候,我们地处辽西的朝阳地区,兴起一股文学热。涌现一大批文学爱好者,我们曾参加地区文联举办的文学培训班,曾到承德避暑山庄,培训了一个月,听到很多名家的讲座,爱益匪浅。后来,我又参加过八九个文学函授班,有市级的,省级的,还有国家级的,像人民文学函授班,我学习两年,这些学习班,都是自费的。那时候,工资少,掏钱念文学函授,算是疯子,傻子,学那玩艺有何用呀。唉!我有那口累,非学不可。比如,1988年,参加了“全国职工文学创作函授班”,并在《工人日报》百花副刊发表了第一篇小说《新衣裳 旧衣裳》,算是我文学的起点。这些年,我跟小说较上劲,虽没得上大奖,起码在省市级文学期刊频频露脸。直至后来,我离经叛道,竟然搞起“安全文学”来。这些年,我痴情于工业题材小说创作,有500多篇小说,刊发在60多家报刊上。说起小说创作,我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伊呀学步阶段。我是个“笨鸟”,刚开始,不会虚构,有的小说,差不离是新闻或叫通讯。可能,我在《北票矿工报》做过几年记者,受其影响很大,很长时间,别不过这个弯来。其实,这样的小说,虽然发表了,但毫无文学价值。二是邯郸学步阶段。那时候,手中的文学期刊很多,有公家订的,也有自费订的,对那些名家的作品,很是崇拜,很想学习他们的风格,他们的叙述,他们的语言,他们结构小说,他们的情节,结果怎样呢?把自己丢了,迷失了方向,不知道东南西北。应该说,我走了很长一段弯路。我这个人,闷头写自己的,在默默地摸索。我至今忘掉不了我的老师,他叫王恩宇。工人日报主任编辑,也是著名诗人,可惜在前几年过逝了。他对我要求很严格,曾收到他多封退稿信。他曾说过,要有自己的特点,自己的语言,自己的风格。如果写中长篇,要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到90年代初,我先后在工人日报发表了十几篇小说。从那时候起,我渐渐地捅破了窗户纸,真正感觉到,小说并非那么神秘,也并非高不可攀。谁不用心揣磨,谁不用心去塑造人物,谁就一事无成。三是顺其自然。我退休了,可以写我喜欢的东西了,我可以自由自在地写,不受他人约束,不受真人真事约束。近年来,我写5部中篇小说,发表了3部。还有一部长篇小说《爆胎》(未出版),虽不算理想,但写了我喜欢写的东西。实际上,我体会,写小说就是倾诉,把心里想的,通过小说形式还原于自我。在某种意义上说,小说是作者一面镜子,折射的是自己的立场观点以及对人世间的看法和追求!

寒秋:首先感谢你对《现代小说》和《现当代文学》圈子的大力支持,感谢你为圈友们提供了大量的优秀作品。请问,你是怎样安排时间写作的?

孙守仁退休了,时间多了,应酬少了,做自己事多了。我不玩扑克和麻将,成了“专职作家”。我生活规律是这样的,早晨起来,我去“易安网”(超级版主)回帖子,或写稿子。这是我“安全文学”驿站。那里有很多文友,也有喜欢我安全小说的博友。上午时间是写小说或其它文体创作。下午到外面溜弯,或跟老头扯闲篇,侃大山。晚上抽时间,仍在网上,或写东西,或看网页,浏览一些新闻或文学作品。总之,不让我的脑袋闲着。像我们这般年纪,如果搁笔,恐怕是拣不起来了。说得好听点,就是充分利用时间。因为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不知害什么大病,就撒手合眼了,到那时,想写都写不了。但我说明一点,因其所好,有所选择,有所重点,珍惜分分秒秒,勿虚度年华。去年,我被新华网评为“10大特色博客——原创小说博客”,易安网“10佳博客”和“10佳版主”。

寒秋:深厚的生活积累使你在写作中下笔自如,请你谈谈如何处理生活原型和小说中人物的关系?

孙守仁我对生活原型与小说人物的关系,有以下理解。其一,生活原型固然很重要,倘若拘泥于生活原型,就不成其为小说了。比如,《爆胎》中的人物,说其有生活原型,又没有生活原型。越跟生活原型靠的越紧,越密切,小说最容易失真,恐怕是一文不值。这部小说的主人公南敏,压根就没有生活原型,但我觉得,这人物很成功,或者说是“我”的再现。其二,小说离不开生活原型,但又不是复写。为何有人写的小说,屡屡被诉,以我的浅见,恐怕有照抄照转之嫌。我觉得,这样的作家,太笨了,把自己圈起来,叫人用棒子打,用鞭子抽,这叫自作自受。其三,想象和联想是“破碎机”,又是“哈哈镜”,打破封闭的空间,解放自己,天高任鸟飞。由自由王国向必然王国过渡。前提是累积生活,把自己掌握的素材,由死变活,由无用变有用,与时俱进。

寒秋:你有什么新的创作想法或打算吗?想没想再出几本书?

孙守仁我在退休之前,出版了两本小说集,一本报告文学集,编著两本政论集。本来,我还可以出版一本小说精选,一本儿童小说集,一本中篇小说集,一部长篇童话,一部长篇小说。可是,囊中羞赧,若是自费出书,恐怕是出不了。比如,长篇童话,已交有关编辑,是否能够出版,仍是未知数。但我还想,继续写下去,一直写到天老地荒。比如,我的中篇小说《安监局长》(上半部)已由《现代职业安全》连载(从今年第一期开始)。下半部开始动笔了,准备5月份完稿。这部中篇小说大约是五万多字。《劳动保护》定于今年第6期连载我一部中篇小说。还有中篇小说《拐杖奇缘》(25章)如有报刊需要连载的,我仍继续写下去(50章或70章),如果心血来潮,我再写一部童话。

寒秋:你最想对《现代小说》和《现当代文学》圈子圈友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孙守仁说句实在的,我原对圈子不感兴趣。因为作品既不能发表,又没人品头品足,放在那里,只能是“存盘”而已。但后来,出版了《电子期刊》,我看到圈子的希望。首先感谢圈主和管理员的辛勤劳动,道一声谢谢了。其次,我想说,管理员审作品时,要敢于发表己见,提出问题或改进意见,可能对有前途的小说,有提高的空间,有可能放飞出去。但这样做,劳动量太大太大。第三,我的期望是:永不满足,争创一流,出精品,出人才。最后对优秀圈主予以精神和物质奖励,以调动其积极性和创造性。

寒秋:谢谢老乡接受我的采访,替两个圈子的圈友再一次谢谢你。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